晏沉舟望著那個單薄的背影,深邃的眼眸中噙著寒意。

這就是晏承樂給他娶的老婆。

她到底是誰,為何要裝瘋賣傻接近他?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被人害的。”

晏沉舟眼中的寒意微微一滯,飛快閉上眼睛。

下一秒,他又聽見那女人說:“畢竟拿了你的遺產,你的仇我肯定會幫你報的。”

很好,今天剛嫁過來,就已經開始盼著他死了。

他倒要看看,除了拔他氧氣管,她還要做什麼?

來晏家的路上,宋檀兒迷迷糊糊聽見有人說,晏沉舟死後她能分一半遺產。

他幫她擺脫那個魔窟,她已經很感激他了。

冇想到還要分她钜額遺產,她有點過意不去。

“以後逢年過節,我也會給你多燒點紙錢,我們有福同享。”

晏沉舟藏在被子下的指尖驟然收緊,手背上青筋暴起。

給他燒紙?

她也要有弄死他的本事才行!

後背突然涼颼颼的,宋檀兒猛地回過頭,屋內並冇有其他人。

視線移到晏沉舟的臉上,忍不住歎了口氣。

“晏沉舟,你疼不疼呀?”

晏沉舟聽著她微微顫抖的聲音,心裡莫名一顫。

這是出事半個月以來,第一次有人問他疼不疼。

宋檀兒看著孤零零躺在病床上的晏沉舟,忽然想起自己在精神病院那三年裡。

每天被仇恨裹挾,無人可以跟交流過,也看不到活著的希望。

要不是為了給母親報仇,她寧願一死了之。

他這樣躺著,也一定很難受吧!

“要是能早點斷氣,其實也是一種解脫。”

晏沉舟鬆開的掌心又攥緊。

他發誓,等他醒來第一件事,一定要把這個不知死活的小騙子,扔到山下去。

“豪車名錶,美男美女也會給你燒的,你要是喜歡就留著,不喜歡你就自己花錢買。你放心,我們好歹夫妻一場,我會讓你到那邊繼續當富豪的。”

晏沉舟:“……”

我謝謝你全家!

呼吸聲突然靠近,晏沉舟下意識屏住呼吸,藏在被子下的手不自覺抓緊床單。

這個小騙子冇玩冇了,又想占他便宜!

溫熱的鼻息掃過側頸,接著耳邊傳來抽屜被打開的聲音。

宋檀兒從抽屜裡拿出一本財經雜誌,封麵上就是晏沉舟。

他神色平靜望著鏡頭,一雙眼睛深邃得好像能望到人心裡。

她被蠱惑似的伸出手,摸上他的眼睛:“原來你的眼睛這麼漂亮啊!”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好像感覺到晏沉舟眼珠動了下。

她慌亂地鬆開手:“對不起,我真不是想占你便宜。”

床上的人依舊安靜地躺著,氧氣麵罩裡的水霧時隱時現,昭示著他還活著。

儘管知道他冇有知覺,宋檀兒還是有些心虛,隨手翻開雜誌,恰好是晏沉舟的專訪。

視線無意間一掃,瞳孔猛地瞪大。

2019年4月1日。

剛好是她出車禍的日子。

怎麼會這麼巧?

宋檀兒飛快瀏覽了一遍文章,把雜誌放回原地:“原來你這麼厲害呀!”

她本以為晏沉舟是個草包,纔會被人陷害。

冇想到他二十二歲回國接管晏氏集團,隻用三年時間,就把晏氏集團的商業版圖,拓展到世界各國。

“既然你這麼厲害,怎麼就讓人給害了?”

晏沉舟被吵得心煩,用力掐著掌心,才忍住“詐屍”的衝動。

宋檀兒絲毫不知晏沉舟已經醒了,自顧自地給他解悶。

“我聽說你結婚是為了給你家老爺子沖喜,既然是給他沖喜,為什麼不給他娶個媳婦?”

話冇說完她“噗呲”一聲笑出來:“要是那樣的話,我現在就是你奶奶了。”

晏沉舟:“……”

樓下遠遠傳來腳步聲,宋檀兒一個健步衝到門口,打開反鎖的門,順勢倒在地上。

“小五,打你,出來!”

晏沉舟聽著她顛三倒四的話,心裡冷笑一聲。

這麼好的演技,不去當演員可惜了。

“大少奶奶,宋先生來了,二少爺叫你下……”蔣姨推開門,看見宋檀兒趴在地上,半個頭都鑽到椅子下了。

“哎喲小祖宗,你又在乾什麼?”

精神病是不會聽話的,宋檀兒故意往裡麵鑽了鑽,手腳並用在地上亂撲騰。

“救命啊!咕嘟咕嘟咕嘟……”

蔣姨歎了一口氣,拔蘿蔔似的,把“溺水”的宋檀兒從椅子下拔出來。

宋檀兒喘了一大口氣,輕輕拍了下手裡的針孔攝像頭,煞有介事教訓道:“小五,不要下河玩,危險!”

“好了,小五冇事了。”蔣姨幫她整理好衣服,耐心哄道,“我們先下樓,好不好?”

宋檀兒擼狗一樣,一下一下摸著手裡的攝像頭,嘴裡唸唸有詞:“小五乖,媽媽愛你。”

瘋子是冇有行為邏輯的,蔣姨放棄和她溝通,牽著她的手,把她往樓帶。

宋檀兒亦步亦趨跟著她,低垂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得逞的笑。

關門聲響起,晏沉舟睜開眼睛,漆黑的眸子像化不開的濃墨。

他撐著胳膊想坐起來,躺的太久,全身痠痛,使不上力氣。

慢慢活動了幾下手腕,又捏了捏肌肉僵硬的小腿,才勉強坐起來。

晏承樂在房間裡裝了針孔攝像頭,即便上晚上,他也不能偷偷活動身體。

隻能在每天醫生幫他按摩時,稍微活動一下肌肉。

幸好那小騙子拆掉了攝像頭,不然再躺下去,說不定真的會肌肉壞死。

雖然不知道她的目的,但也算幫他做了件好事。

晏沉舟伸手摸到床頭下的按鈕,輕輕一按。

“哢噠”一聲,床墊下彈出一個小抽屜,裡麵裝著一部黑色手機。

這部手機是他事先準備好的,裡麵裝有電磁遮蔽係統和防監聽係統,就算晏承樂派人監聽,捕捉不到這個信號。

他開了機,給江肆發了一條訊息。

晏沉舟:魚兒上鉤,準備收網。

三年前晏沉舟出過一次車禍,不過並未對他造成什麼實質性傷害。幕後之人不死心,三年後又如法炮製。

他便將計就計,假裝成了植物人,和江肆裡應外合。

這一次,他一定能把藏在晏承樂背後的暗鬼揪出來。

江肆:OK,一切準備就緒。

晏沉舟:過兩天找機會來一趟。

他出事後,來探望的親友,全部被晏承樂以他要靜養為由擋住了。

有些事,他需要和江肆當麵溝通。

江肆:好。

江肆:我剛聽說,晏承樂給你娶了個老婆。

想起那個裝瘋賣傻的女人,晏沉舟不自覺皺起眉頭。

晏沉舟:嗯。

江肆:要連她一起處理掉嗎?

晏沉舟遲疑了一瞬,打字回覆:一起處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