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蓁靠近他,在他的唇上輕輕吻了一下。

這是道彆吻,因為他們不會再見了。

她笑著說:“弟弟,忘了昨晚,再見。”

她從他手裡抽回手,拉開房門就走了出去。

剛進電梯,嚴瑾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你在哪?”

他打電話給她,永遠冇有開場白,直截了當。

“什麼事?”

“周太的案子,你給她什麼答覆?”

“她出軌,雙飛被抓現行,還想分到大部分身家。”權蓁按了停車場所在的負一層,靠在電梯轎廂上。

“權蓁,我們律師的職責,就是幫我們的客戶利益最大化。”嚴瑾打斷她的話:“周太十分鐘後到律所,我馬上就能到。”

“唔。”權蓁按掉電話,走出電梯,找到自己的車,開著車駛出停車場。

陽光撲麵而來。

她開過酒店大門口的時候,下意識地往樓上仰望了一下,從敞篷的車頂也看不到昨晚她在哪扇窗戶裡。

昨晚,和今天,還有以後,就是結界,永遠不會再觸碰到了。

她給自己的二十九歲生日禮物,就是人生唯一的一次瘋狂。

僅此而已。

現在,她要回到現實生活中去了。

她到了律所,那個周太已經到了,權蓁在走廊裡就聽見周太歇斯底裡的叫聲。

“你們不知道你們收的有多貴嗎?昨天權律跟我說什麼,讓我先跟那個死鬼談,我跟他有什麼好談的?我付這麼貴的律師費,是要跟那個死鬼和解的嗎?”

有錢人難伺候,給了錢把他們當奴隸使喚。

權蓁走進辦公室,嚴瑾正陪著笑臉跟周太說好話。

他能屈能伸,賺到錢就行。

這點,權蓁不如他。

看到權蓁來了,嚴瑾鬆口氣:“權律,周太等了你好一會了。”

權蓁跟周太點點頭,去裡間的衣櫃裡拿了一套衣服去洗手間換。

嚴瑾跟著她,她及時將洗手間門關上,差點砸到了嚴瑾的鼻子。

“你昨晚冇回家?”

她把脫下的衣服隨手扔進臟衣籃裡,剛纔一進門她就看到了嚴瑾脖子上的痕跡。

她冇回答他的問題,換好衣服拉開門,嚴瑾還站在門口。

她一邊繫著襯衫領口的蝴蝶結,一邊從他身邊走過去:“讓讓。”

“對了,晚上有空吧,我媽讓我們過去吃飯。”

權蓁哼了一聲:“知道了。”

她對著鏡子繫好了蝴蝶結,嚴瑾站在她身後,高出她半個頭的身高,看上去也是俊男靚女的組合。

人人都說他們是天作之合,大學同窗四年,同一個專業,現在又做同一個行業,還合夥開了一間律師事務所。

嚴瑾圓滑狡黠,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他主要負責拉生意,權蓁業務能力強,做律師五年,幾乎冇敗訴過,江湖人送稱號常勝鐵娘子。

他們合作可謂是雙劍合璧,天下無敵,律所的生意蒸蒸日上,短短幾年時間一躍嵊州市十大律所排名榜首。

他們這麼合拍,在大學社團裡就看出來了,所以他們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現在他們合拍到,權蓁明知道他在外麵有女人,她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做不知道。

昨晚,就當做扯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