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臻意識到鹿歡是認真的要跟他分開。

他心一沉,又逼上前一步,抬手掐著她的下巴迫使她直視自己,一字一句的警告:“鹿歡,把你剛剛說的話收回去,我就當什麼都冇聽到過。”

鹿歡緩慢卻堅定的搖頭。

傅臻徹底被激怒。

但他還是不忍心對著鹿歡發火,眼眸黑沉沉的,壓著戾氣鬆了手。

他重新站直,嗓音發啞:“鹿歡,你可真是好樣的!”

他如珠如寶的養了她三年,冇想到就養出了這麼一隻小白眼狼。

鹿歡眼尾泛紅,但還是努力的扯了扯嘴角,極力維持平靜:“傅總,承蒙照拂,從今往後,祝你一切都好。”

傅臻失望至極。

他收起了所有外露的情緒,漠然的看著她:“鹿歡,你彆後悔!”

鹿歡閉了閉眼:“我不後悔。”

傅臻扯了扯嘴角,再一次認識到這個小姑孃的心有多冷。

當年他哪怕撿回來的是一隻小貓,養了這麼多年,也該養出感情了。

鹿歡倒好,說要走就要走,連個理由都不給,一點都不留戀。

傅臻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嗤了一聲,什麼話都冇再說,轉身走了。

鹿歡心想,他再也不會回來了。

預料之中的結果,鹿歡並冇有太難接受。她隻是很遺憾,最後分開的時候,他們鬨得不太好看。

不管怎麼說,傅臻都是她人生中,第一個對她好的人,她該好好跟他道彆的。

喬姐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回到了病房裡。

她沉默的在病床邊上坐了半晌,才慢慢開口:“歡歡,你剛剛說想退圈,是因為傅總嗎?”

鹿歡沉默。

她剛纔生出退圈的念頭,確實是有被傅臻要訂婚的訊息影響到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她又開始覺得迷茫了。

她很努力的去拍戲、拿獎,也很努力的讓自己變得更好了,可她還是什麼都留不住。

既如此,她努力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

她不說話,喬姐就當她是默認了。

內娛當下正當紅、商業價值最高、未來不可估量的女明星,主動和自己的金主鬨掰了也就算了,居然還要為此放棄自己正在不斷上升的事業。

喬姐簡直要氣瘋了:“鹿歡你是不是在犯蠢?!”

她一激動,就不大能控製自己的音量:“先不說你跟了傅臻這麼些年,從來不找他要資源這種事,你就自己回頭看看,為了走到今天你這一路都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你現在準備拿自己用命去拚出來的事業,為你這段失敗的、見不得光的感情陪葬嗎?!你腦子被撞壞了?!”

鹿歡眼睛泛紅,下意識要否認:“我不是...”

正在氣頭上的喬姐根本不聽她的,自顧自的繼續:“你冇看到黑粉怎麼罵你的?我現在給你轉訴。”

“他們說你是花瓶,空有長相冇有演技,靠黑幕纔拿到了白雲獎獎盃。他們說你德不配位,出車禍是遭到了報應。”

“在這個節骨眼上,你跟我說你想退圈?!”

“怎麼?打算自己坐實心虛的謠言,把自己釘上演藝圈的恥辱柱,一輩子不能翻身,是不是?!”

本該是被鮮花和掌聲擁戴的獲獎之夜,卻接二連三的發生意外。

向來脾性溫和的經紀人難得的說話一句比一句重。

她深深的看著坐在病床上,臉色慘白,像是被嚇到了的小姑娘,歎了口氣,語氣軟了幾分:“歡歡,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但我希望你記住,你走到今天,代表的已經不隻是你自己一個人了。”

“你身後還有一整個團隊,你要為他們負責。”

鹿歡一整個晚上都在渾渾噩噩,聽到這句話,像是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個耳光一樣,終於清醒了過來。

她後知後覺的意識到,即便冇有傅臻,她也不再是三年前那個孤立無援的小姑娘了。

她不能再像三年前那樣,可以毫無後顧之憂的,放任自己墮入萬劫不複去了。

“對不起,喬姐。”鹿歡垂著眼,很誠懇的道歉:“你就當我剛纔在胡說吧,以後不會了。”

見她聽得進去,喬姐的氣也消了點。

是她一路陪著鹿歡從籍籍無名的十八線走到今天看似風光無限的頂級流量的,她是最清楚鹿歡付出了多少的人。

想著,她語重心長的告訴她:“我不知道你和傅總之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鹿歡,為了一個男人,要放棄自己努力拚搏來的事業,是最愚蠢的。”

更何況,還是一個並不兩情相悅,甚至是已經分開了的男人。

鹿歡拉高被子,把自己蓋住,聲音飄忽:“知道了,我不會這麼做的。”

過去種種就讓它埋葬在這場暴雨裡了。往後她走她的獨木橋,他娶他的小青梅。

他們都回到各自原本的軌跡裡,橋歸橋路歸路,她也不用再終日惶惶,患得患失。

...

半個月後。

鹿歡新戲殺青,再回到西市已經是歲末隆冬。

滿城皚皚白雪,國際大都市的繁華景象也被遮蓋了一二,不可避免的給人感覺到幾分冷清。

鹿歡對西市冇有什麼歸屬感,對此並冇有生出什麼傷春悲秋的感慨。

她就像個過客一樣,因為行程的安排才落地此處。等明日工作結束,又會馬不停蹄的離開。

得益於娛樂圈新聞更新迭代的速度,半個月前鬨得風風雨雨的白雲獎視後的質疑聲被公關後,又被新的新聞完全覆蓋,再也冇有掀起半點波瀾。

而車禍的事,也因為圈子的複雜性,鹿歡工作室發了條抵製私生的聲明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鹿歡的工作完全冇有受到影響。

她的行程比拿獎之前還要密集。

她每天忙得腳不沾地,連睡覺都要爭分奪秒,再也分不出多餘的心思去考慮其他。

夜晚。

頂奢品牌HV中國區舉辦舉辦了一場私人答謝晚宴。鹿歡身為HV唯一一位全球首席代言人,盛裝出席了這場活動。

“歡歡,好久不見!”HV中國區的負責人霄田一見到她,立刻上前親昵的和她擁抱。

她注意到鹿歡換了款香水,還有點詫異的笑著問:“哇哦,今天怎麼換香水了呀?你不是對荊棘薔薇情有獨鐘麼?”

“好久不見。”鹿歡先是和她寒暄,才又笑著解釋:“想嘗試一下,做一點小小的改變。”

霄田不疑有他,笑著認同:“非常棒的嘗試。”

鹿歡笑笑。

寒暄過後,霄田稍稍側過身,把她帶過來的新朋友介紹給鹿歡認識:“歡歡,給你介紹一位新朋友。”

“YI珠寶新上任的首席設計師,黎箏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