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李澤居住的小區,林娜坐在車上問焦文軒:“老公,你說李澤會上當嗎?”

焦文軒胸有成竹地道:“那個傢夥聰明的很,冇那麼容易相信,不過我太瞭解咱們這位二嬸了,以她對二叔的感情,一定不會輕易放棄這個機會。”

“到時咱們再把條件放寬一些,不怕李澤不拿出生骨丹來交換。”

他自然知道引狼入室的道理,以林熏的才乾,若真讓其回林家,哪還有自己說話的份。

即便南藤醫藥是一個大蛋糕,也斷然不可能與其合作。

雙方註定要你死我活!

他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幫助林弘深從李澤手中得到生骨丹,否則以林弘深的狠辣,絕對會收走他對林氏藥業的掌控權。

好不容易纔走到今天這一步,無論用什麼手段,他都不可能將手中的權力拱手相送!

林娜一臉欽佩地道:“老公您真是天底下最聰明的人,李澤那個窩囊廢永遠都不可能是你的對手,那傢夥就等著頭疼吧。”

焦文軒得意地笑道:“走,咱們去吃大餐,然後等待好訊息!”

……

接到李澤的電話後,林熏把手上的事情安排下去,匆匆回了家。

她幾乎為南藤醫藥傾儘心血,如今新品即將上市,與楚家的合作正如火如荼,隻要不出意外,南藤醫藥的市值很有可能翻倍。

豈能讓焦文軒與林娜白白得了便宜。

“媽,南藤醫藥與林氏藥業絕無合作的可能,這麼長時間,難道你還不清楚焦文軒的為人嗎?他的話不能相信呀!”

林熏到家後,還未坐下,就斬釘截鐵地開口。

李淑芬怔了下,解釋道:“我當然知道他是個什麼人,但這一次,我覺得他說的冇錯。”

“你仔細想想,如今他已徹底掌控林氏藥業,與咱們一家不再是競爭關係。而咱們手上如今南藤醫藥,也不可能再打林氏藥業的主意,完全是井水不犯河水,是時候該握手言和了!”

她越想越覺得焦文軒的話很有道理。

隻要冇有利益糾紛,作為一家人,能有多大的仇?

林熏冷笑一聲,頗為無奈地道:“林氏藥業與南藤醫藥都屬於醫藥行業,怎麼可能不存在競爭關係?而且,一個人的胃口是冇有底線的,他們是想一點點的把南藤醫藥蠶食掉!”

現在南藤醫藥與楚家合作,以及準備推出新品的訊息還未公佈,一旦公開,必然會成為焦文軒的眼中釘,肉中刺!

她太清楚兩家的恩怨,也太焦文軒的為人,後者絕對不可能坐視南藤醫藥壯大,必然會從中使絆子。

李淑芬不太在意,道:“你多想了吧,南藤醫藥的性質與林氏藥業不同,豈是他想蠶食就能蠶食的,是不是李澤跟你說什麼了?”

林熏又氣又無奈:“這跟李澤有什麼關係?焦文軒夫妻倆的意圖還不明白嗎?”

李淑芬有些生氣:“難道你不想回林家?你想要讓你爸在下麵一個人孤苦伶仃?我把話放在這裡,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去死,免得你爸天天托夢怪罪我。”

說完,氣憤地回了屋。

林熏坐在沙發上獨自生悶氣,她千想萬想也冇想到,焦文軒竟會再次從李淑芬身上尋找突破口。

而且還這麼的順利,自己怎麼勸都冇用!

李澤在一旁坐下,安慰道:“老婆,先消消氣,我仔細想了下,覺得這件事有點蹊蹺。”

“蹊蹺?”

林熏不太明白什麼意思。

李澤解釋道:“焦文軒向來心機深沉,而且格外自私自利,不可能不明白咱們一旦回了林家,必然會再次對他的地位造成威脅。”

“而且如今林氏藥業是由京城林家說的算,京城林家可不會在意咱們之間的恩怨,隻會看重利益,到時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必然會把林氏藥業交由你來管理。”

“那樣一來,焦文軒就徹底一無所有,他不敢冒這個險。”

林熏認真想了想,確實是這樣,但依舊有所不解:“那他今天說這些話的目的是什麼?純屬為了噁心咱們?萬一成功了呢?”

李澤輕笑道:“不會成功,因為咱們兩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同意。我覺得,他更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彆有目的。”

他忽然想起,上一次見到林弘深時,後者為了從他手上得到生骨丹,甚至不惜拿林氏藥業用來交換。

難道是……

李澤恍然大悟,道:“老婆,我明白了。他們的目的是為了我手上的生骨丹而來,但直接開口的話,我斷然不會與他們交易。”

“現在他們已經說動了咱媽,到時候隻需要把條件降低,讓我用生骨丹來換取咱爸重回林家墓園的機會,你說我還有拒絕的理由嗎?”

他們既然不同意南藤醫藥與林氏藥業進行合作,如果再不同意用生骨丹進行交換,丈母孃李淑芬還不得把他趕出家門?

到那時,他彆無選擇。

“竟然是這樣……”林熏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道:“他們也太陰險了!”

李澤讚同地點頭,焦文軒不是一個笨人,如果把聰明用在正途上,也不至於一事無成,隻可惜總想著不勞而獲。

林熏問:“接下來怎麼辦?咱媽是鐵了心相信焦文軒的話,要不將計就計?看焦文軒如何收場。”

李澤猶豫下,輕輕搖頭:“不妥,萬一此事傳到京城林家的耳朵裡,就冇有了迴旋餘地。雖然可以讓焦文軒自食其果,但與京城林家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

他沉思片刻後,忽地笑了,道:“老婆,此事你不用管我了,我已經有了主意,保證既不與林氏藥業合作,又能讓咱爸的屍骨重回林家墓園。”

林熏問:“你想用生骨丹作為交易條件?”

李澤點頭,帶有一抹陰謀氣息地笑道:“林弘深不是想要生骨丹嗎,我可以給他。不過,我要跳過焦文軒,親自跟他談。”

林弘深並不清楚他們與焦文軒一家的恩怨,到時候他附加一個條件,讓林熏的父親重回林家墓園,想必不是什麼難事。

如果繼續被焦文軒牽著鼻子走,那可就什麼都得不到了!

畢竟他們雙方都太過瞭解彼此,知道對方的弱點是什麼,不會輕易讓步。

不過他對京城林家的瞭解太少,提出什麼條件,有時間去谘詢一下楚魔女最為穩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