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覺得有點危險,“你們不會打起來吧?”

陸景盛很有信心,“在你麵前,他無論多生氣都需要保持人設。基於這一點,他就不會動手。”

“他把仇恨轉嫁給我之後,一定還會再去找席安,想辦法利用席安。”

阮舒明白了,“這個時候,如果再讓她知道喬司一邊安撫她,一邊還勾搭著顧意。那席安一定會生氣,和喬司撕破臉。”

陸景盛點頭,“就是這個意思。”

阮舒仔細思考了這個計劃,覺得可行。

於是,她又給岑向珊打了回去,“你那個節目錄製,大概什麼時候?”

“我剛排出時間表,大概半個月以後,行嗎?”岑向珊態度客氣。

“能提前嗎?越快越好。”阮舒有些著急。

岑向珊冇想到她這麼積極,還提出這麼利於自己的要求,“能!最快三天後!”

阮舒當即敲定,“好,你把時間地點發給我。”

她又吩咐薛高揚注意席安動向,如果席安準備和顧意硬碰硬,一定要想辦法先攔下來。

第二天,陸景盛夜會阮舒的小道訊息就不脛而走。

在歡送邁克團隊離開的機場裡,喬司悄咪咪的走到阮舒身邊問,“陸景盛回來了?”

阮舒一點都不意外,“吃醋了?”

“我隻是怕你又被騙。”喬司一副為他著想的說辭。

“那是我的事情。”阮舒這段時間雖然和他的合作漸進,但態度依然惡劣。

喬司輕輕歎了口氣,“你費了這麼大力氣幫他,可他一點進步都冇有。他那個妹妹,可還在謀劃對付你呢。”

阮舒猛得看向他。

這段時間,這是她第一次從喬司口中獲得了自己一點蛛絲馬跡都冇掌握的訊息。

“陸雪容?”

“是啊。”喬司點頭,“她可不老實,上次受了陸景盛訓斥之後,把仇恨都放在了你身上。”

“你的人手本事不小,想知道她在做什麼,自己查檢視。”喬司賣了個關子。

阮舒此刻都不必裝作信任他,她很清楚喬司的手段,不會無故放假訊息給她。

隻有一種可能,就是故技重施。

一邊慫恿陸雪容做蠢事,一邊顧意籌謀對她動手,而實際上是造成她這一方的危機,牽扯陸景盛的精力,從而對陸景盛下手。

阮舒穿過人群,走到阮霆身邊,“哥,查顧意。”

阮霆眼睛閃過狠厲,“她又要做什麼?”

“還不知道,但一定又是配合行動。”阮舒猜測。

“齊岩,趕緊去查。”阮霆不敢輕忽。

不遠處的喬司聽不見他們說話,但看阮霆派了助理出去,就以為自己成功蠱惑了阮舒。

而阮舒離開機場之後,給陸景盛打了個電話,“喬司透露,陸雪容大概又會做什麼蠢事情。”

陸景盛歎氣,“她就在我辦公室。”

“她準備乾什麼?”阮舒還挺好奇。

上次她攔路劫車,就把張毅然送進去了。

“你有空的話,過來一趟吧。”陸景盛語氣十分無奈。

阮舒抱著極大的好奇心,讓司機開去陸氏集團。

順便,告誡司機注意彆被人跟蹤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