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過,我這人討厭彆人的算計。”他冷冷的丟下這一句,然後直接穿上外套,頭也不回朝外走去。

男人都是提起褲子不認人的人,想著,我直接抓著枕頭朝盛世華的方向扔去。

盛世華正好關門,那枕頭砸在門板上,啪嗒一聲掉落了下來。

而我處心積慮的爬上盛世華的床,卻以失敗告終。

等我從浴室內洗澡出來後,我的手機就不停的響了起來。

剛接到電話,就聽到了張誠的聲音:“徐曉蓉,你現在在哪?”

“你管我在哪裡?反正你也夜不歸宿。”我冷笑的回他。

這樣語言上的爭吵,自從發現張誠出軌後,已經發生了無數次了,就像是為了發泄心裡的鬱結之氣一樣,怎麼傷人怎麼來。

“徐曉蓉,我知道我出軌對不起你,但林淩懷孕了,我必須要負起責任。”透過電話,張誠的聲音有些疲憊。

“那你打算怎麼負責?用拋棄我去負責嗎?還有,你隻知道林淩懷孕了,可你知道不知道,我的孩子因為你的小三而流掉了。”

說到這裡,我的心一陣抽痛,說不愛張誠是假的,我們大學期間相戀四年後畢業結婚的,戀愛的時候,我們是同學裡麵讓人豔羨的一對情侶,結婚後,也是他們眼裡的模範夫妻,但這樣的模範夫妻,中途卻不知道哪裡出了岔子,竟然走到了這樣的地步。

電話那頭,張誠沉默了很久,才緩緩的開口:“那樣的事情我們誰也不想發生,林淩也跟你道歉了,而且你放心,林淩說不會破壞我們的家庭,隻要孩子生下來後,我就抱回來給你養,反正你懷孕艱難……”

“張誠,你混蛋……”

我氣得直接把手機摔掉,張誠到底是把我當成了傻子是吧!竟然還妄想著我幫他養外麵的私生子。

……

我氣呼呼的回家,剛到小區門口,就看到了張誠的車,車子的副駕駛座上坐著懷孕的林淩。

“徐姐這是去哪了?你知不知道張誠找了你一夜。”林淩從車上下來,眼神中帶著幸災樂禍。

也不知道男人是不是眼瞎,這樣明目張膽的示威全然看不見,還真以為他心裡的小三是一朵純潔無比的白蓮花呢!

“林淩,你現在也敢在我麵前晃盪,難道就不怕我推你一下,讓你肚子裡的那塊肉流掉嗎?”我眼神陰鷙的盯著她的肚子。

林淩被我的眼神嚇到,捂著肚子防備的後退一步。

張誠把車子停好,恰好朝著這邊走過來。

“曉蓉,有什麼事你衝著我來,彆威脅林淩。”張誠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把林淩護在了身後,然後一臉警惕的看著我。

我目光悲涼的看向張誠,心若死灰,語氣裡帶著幾分失望跟嘲諷:“張誠,我跟你在一起七年,你就這麼想我的?”

張誠被我的話勾起一絲舊情,有些尷尬的回到:“我是害怕你太沖動,要知道林淩現在肚子裡還懷著孩子。”

孩子,這個詞觸動了我心裡敏感的傷口,疼得涓涓流血。

而對張誠的失望,讓我不想再跟他們多呆一分鐘,語氣不耐煩的開口問:“怎麼?你找我,就是為了說這個的嗎?”

“我爸媽就要過來了,上午十點鐘的火車,你記得去車站接去。”

果然,如果冇什麼重要的事情的話,他現在怎麼可能記得起我。

我本來想著懟他一下,讓他的小情人去接,不過想了想,到底還不是撕破臉皮的時候:“好了,我記住了。”

張誠以前工作忙,往常都是我去接的,不過以前跟現在心境到底是不一樣。

“那好,我先去上班了。”

說著,張誠拉著林淩上了車,然後絕塵而去。

接張誠爸媽回到家已經十一點鐘了,我也懶得做飯,直接帶著他們在外麵吃。

為此,我專門選了一家口碑好,價錢也最貴的一家,不為彆的,隻因為我當初省吃儉用便宜了小三,我現在就不可能像以前那麼傻。

“這也太奢侈了,買點菜在家裡做就好了,你們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攢錢生孩子,我跟你爸爸都等著抱孫子呢!”婆婆看著麵前一桌子的菜,一臉肉疼。

聽到她說起孩子,我的心又是一陣抽疼,眼淚險些就掉落下來。

“你怎麼了?”

“我身體不舒服,我先去一趟洗手間。”心裡的酸澀就像是潮湧一樣,忽然蔓延開來。

我捂著嘴巴,到洗手檯那裡,眼淚才蜂擁而出。

從小產以後,閨蜜勸我彆哭,對身體不好,我便一直忍著不哭,可在剛纔婆婆問起孩子的時候,我卻再也忍不住。

我打開水龍頭,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狼狽不堪。

正在這時候,一張麵巾紙遞到了我的麵前。

我接過,悶聲說了聲謝謝,然後把眼淚擦乾,一抬頭,便看到盛世華抱著胳膊靠在洗手檯那裡。

“你怎麼在這裡?”我驚楞的看著他。

“陪客戶吃飯,上洗手間的時候,就發現一個女人在這裡不顧形象哭的稀裡嘩啦。”他麵上帶著一股嫌棄。

“你還真冇同情心。”我擦了下鼻子,朝他嗆聲。

“我給了你一張麵巾紙。”

我目光僵硬的看著手中的一張麵紙,這就算有同情心了?

“難不成我要答應你的提議纔算有同情心?”他忽然挑眉看向我。

“我的提議有什麼不好?”

說著,我心裡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直接踮起腳尖,朝著他吻過去。

盛世華冇想到我膽子這麼大,身子一僵,失神了一瞬,我便趁機攻城略地。

在這種場合強吻一個男人,這一定是我此生做的最大膽的事情了。

等我鬆開盛世華後,挑釁的看他一眼問:“感覺怎麼樣?”

“很好。”

我臉上得意:“偷情在於一個偷字,其中妙不可言的刺激才最是打動人心,盛總,跟我來一場婚外戀,可好?”

盛世華眸光沉沉的看著我,片刻後,臉上忽然綻放出一抹笑容,那笑容,邪魅神秘,讓人隻願沉浸在他佈置好的美色深淵裡。

“好。”

而我卻一直沉浸在他的美色了,說到底,不管男女,都是食色性也,容易被美色所迷,我也不例外。

“曉蓉,你好了嗎?”

聲音剛響起,我就被盛世華一把拉進了洗手間內。

也許是找的最近的,所以並冇有看男女,一進門他就把我壓在了牆上。

“你乾什麼?”我冇想到盛世華會做出這樣的舉動,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

盛世華勾起唇角,語氣有些冷:“你把我的**撩撥起來,不會冇想著滅火吧!”

“彆我婆婆還在外麵。”跟盛世華偷情我倒是不在乎,但我可不想在洗手間被婆婆捉姦。

“你有膽子出軌,還怕被髮現嗎?”盛世華貼著我的耳朵,聲音邪魅。

正說著,我聽到洗手間的門被人打開,緊接著是我婆婆驚呼的聲音:“曉蓉——”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