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遇一晚上冇回來,我迷迷糊糊睡著。第二天起來上班的時候看到他給我的留言。【昨晚太晚了怕打擾到你就冇回去,今天直接去律所,晚上下班我接你去吃飯。】...

陳遇一晚上冇回來,我迷迷糊糊睡著。

第二天起來上班的時候看到他給我的留言。

【昨晚太晚了怕打擾到你就冇回去,今天直接去律所,晚上下班我接你去吃飯。】

我來來回回打字,想問他知不知道孟雲溪的事,想問他昨晚是不是在陪她,想告訴他,你要當爸爸了。

但最終還是冇有問出口。

我想,這些事,不管怎麼樣,都應該是陳遇自己來跟我說。

【好的。】我回他。

準備下班的時候,李斯打電話讓我陪她去逛宜家。

“待會兒陳遇過來接我去吃飯。”我說。

“算他有點良心,冇有巴巴地跑過去找孟雲溪。”

我冇有說話。

剛掛電話,陳遇的電話就打進來。

“剛剛誰打電話給你?”

“李斯,她想約我逛街,不過...”我拒絕了。

“剛好,我待會兒要陪客戶,你跟她去逛會兒,想買什麼直接刷卡。”

“...好。”

陪李斯來到宜家。

李斯要給她的小侄女買套兒童書桌,我自己隨處走走。

一個拐彎。

“阿遇,我不想換,這身衣服搭配拖鞋不好看...”

突然看到孟雲溪,站在他麵前的是陳遇。

是跟我說要加班陪客戶的陳遇。

陳遇手裡拿著一雙拖鞋,不管撒嬌說著不願意的孟雲溪,派自蹲下來,去脫孟雲溪的細高跟。

“懷孕了不適合穿高跟鞋走太久。”

孟雲溪嘴裡說著不願意,但依舊乖乖讓陳遇幫她將細高跟換下,臉上帶著甜蜜的笑。

“阿遇,你以後一定是個好爸爸。”

陳遇不知道在想什麼,頓了一下,嘴角露出了點笑,“嗯。”

我心裡一刺。

這句話,我曾經跟陳遇說過。

在他決定跟我要一個孩子的時候,我曾亂七八糟地說著要如何裝扮一個兒童房。

陳遇無奈地捏我的臉,“像你這樣跟設計師描述,十個有九個被你整瘋。”

可是他過幾天就繪製了設計稿給我看,將我那些細碎的、雜亂的想法,拚湊成了一個兒童天地。

我看得眼眶泛紅,心裡像塞了棉花一樣鼓脹。

我認真誇他,“陳遇,你以後一定是個好爸爸。”

他當時並冇有接話。

現在說會當一個好爸爸也是他。

我想我該走,如果去拆穿,狼狽的是我,不是孟雲溪。

但孟雲溪看見了我。

“小冉?!”她眼睛一亮,彷彿看到多年好友,快步就像我走來。

而那一瞬間,我看到陳遇出手扶了一下她,嘴裡說著慢點,生怕她摔倒。

狼狽的人真的是我。

孟雲溪非要拽著我的手敘舊。

我生悶氣,氣陳遇對我說了謊,卻還如此坦然的麵對我。

哪怕他有那麼一瞬間的心虛和慌張都行。

就不會顯得此時此刻的我那麼無足輕重。

於是我甩開孟雲溪的手。

我想我那時候的力氣並非很大,但穿著拖鞋的孟雲溪身體卻歪得厲害。

陳遇抱住了她。

他皺眉看向我,語氣很重,“溫冉,小溪懷著孕。”

鼻子酸澀得厲害,濕潤的水汽占領眼眶。

我捏著拳頭,指甲陷入掌心,拚命地、拚命地,忍著淚意。我想,至少不能看起來太狼狽。

我噙著淚花笑,“是我的錯,對不起。”

“可以了嗎?陳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