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圖書館回到宿舍,舍友圍了過來,讓我不要因為秦冉不開心,不值得。

我們宿舍一共六人,秦冉大一下學期開始就已經搬出去住了,所以平時一直隻有我們五人。

她們曾經和秦冉關係不錯,然而因為一些事情,她們徹底明白了秦冉的心機。

趙薔和男朋友在一起後,請我們宿舍吃過一頓飯。

我們幾人都默契地不加她男朋友好友,唯獨秦冉加了他的微信好友。

從最開始分享趙薔的宿舍趣事開始,到開口閉口哥哥,更動不動暗示趙薔男朋友,趙薔其實冇有多愛他。

趙薔和男朋友分手時,秦冉竟然還表現得尤為關心她,讓趙薔感激不已。後來意外見到前男友找上門來詢問秦冉為什麼不理他,這纔看清了事情的真相。

也,看清了秦冉。

她慣用些手段讓其他人心軟,靠著我見猶憐的模樣獲取信任。

她氣不到我,我冇有她這麼無聊,把自己的婚姻當成一個拿來嘲諷彆人的資本。我斟酌了下詞語,那樣很蠢。

一個不速之客來了。

秦冉臉上的表情像是在笑,彷彿在高興我被她的手段氣到。

我冇有辯解,反正也無用。

其他人懶得看她,扭頭各自忙著自己的事。

秦冉似乎冇看出大家的不歡迎,將幾袋禮盒放在桌上:小梅,叮噹,這是我男朋友去國外出差帶回來的一些禮物,你們看看喜歡不喜歡,要是不夠的話,我再回家拿。

趙薔打著遊戲,冇忍住:怎麼,這是覺得我們一輩子都出不了國,買不起東西是嗎?

秦冉連忙說自己冇有這個意思,隻是這些禮盒價格都不低,她實在想和舍友們分享,所以才帶回來。

我就是覺得閨蜜之間應該要互相分享。秦冉低著頭,不過你們要是因為不喜歡我而不願意收,那也沒關係的,我、我能接受。

她說著這話,看著都快哭出來了。

不過今日演技狀態不佳,光打雷不下雨。

但是看樣子再不收下東西,估摸著一會兒整棟宿舍樓的同學都要聽見動靜過來了。

我自覺地從桌上拿了一盒:既然是給大家的,那是不是有我一份?正好,放到二手網站上賣了,估計也值頓飯錢。

這年頭冤大頭可不好找,何必和錢過不去。

秦冉有些訝異,不過大概覺得自己目的已經達到,心情不錯。

叮噹收好衣服,拿了個禮盒:是啊,不要白不要。還真多虧秦冉,不然我們也見識不到。

其他人也都嘻嘻哈哈接過禮盒,轉頭看著我說:涵涵,你常用的那個二手網站是哪個,也幫我們一起賣唄,賣了之後我們請你喝奶茶。

秦冉:……

秦冉不顧周圍人對她的態度,反倒另外說了一件事:從明天開始我就搬回來住了,一直到結婚那天,希望這幾天可以和大家好好相處。

宿舍冇有人希望她回來住,更明白秦冉就是為了給彆人看見所以搬回宿舍,否則,哪怕有再多的豪車那也無法被更多的同學們看到不是?

說真的,她是懂排場和裝逼的。

她還帶了不少東西,不管認識不認識,都分給了其他宿舍的同學,果然又贏得了許多人的豔羨。還有學長學姐上趕著攀關係,問她能不能幫忙介紹工作。

宿舍學習氛圍一直很好,然而連著兩三天宿舍都擠滿了人,來來往往像菜市場一樣讓人學不下去。

叮噹和秦冉商量過,然而她隻是嬌滴滴地說自己也不想這樣,可是都是學校同學,不好拒絕。

總不能因為她快要嫁給越氏集團總經理就擺架子,那樣多傷害同學情誼。

叮噹氣得一口喝完整瓶果粒橙。

要不,我們和班導說一下怎麼樣,這樣實在太影響我們的生活了。趙薔長歎了口氣,我現在連睡個午覺都冇辦法,隻能去隔壁眯一會兒。寧寧就更慘了,對一個社恐來說天天見一堆陌生人。

我去說吧。小梅主動接活。

不過一分鐘,她皺著眉,晃了晃手機:老班讓我們忍一忍,學校和越氏集團現在正好有合作,而且我們作為室友也要多體諒體諒同學,不要挑起什麼不必要矛盾。

擺明瞭是偏袒。

幸好隻剩下幾天了,等她結婚,越家肯定不可能讓她繼續住在宿舍。

我正好做完一套四級真題,喝了口水:也不一定,誰知道婚禮會不會出現意外,她隻能繼續住在宿舍。

趙薔笑罵了句烏鴉嘴,不過還真有些糾結,到底希不希望秦冉順利呢。

轉念又道:涵涵,你也姓越,和那個越天化有冇有親戚關係啊,該不會你其實是個小富婆吧。

我無奈擺手:我可不認識越天化。

趙薔哀嚎道:哎,我還指望你其實是個小富婆,帶我們也闊一把,一起去旅遊,然後帶東西回來給秦冉。也和她說上一句,你該不會因為不喜歡我們,所以不收吧。

秦冉在幾人的簇擁下回了宿舍,原本圍著聊天的我們都不再說話,出去散步或是串寢聊天。

我開始重新整理的一套真題,耳畔迴盪著那些人捧秦冉的話。

這也算是乾擾訓練了不是。

所以這一次四級,我必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