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手臂摟住他脖子,“爸爸你終於醒了,這些醫生要害你,媽媽也被舅舅帶走,要她嫁給壞人。”

“彆哭,今後再也不會讓人欺負你們。”

安撫好懷中小女,金勝踏出殺氣騰騰的步伐,徑直走到主治醫師辦公室。

裡麵的人早就嚇得躲牆角,但是那些人背地裡使過壞,他清楚記得。

“苒苒,告訴爸爸,誰還打過你。”

陸苒苒指著主治醫師,奶凶開口:“爸爸就是這個壞人,他說要殺你。”

金勝將女兒放在辦公桌上,“看著爸爸怎麼教訓這些人。”說完張開雙手聚齊力量,隻見收手時,手關節發出響聲,透著危險氣息。

金勝一個鐵拳打下去,主治醫師麵前的實木桌子碎裂成渣,嚇得他抖了起來。

金勝矮身撿起最鋒利的木片迅速衝上前,直接架到主治醫師脖子上。

“不想死的話,馬上說出怎麼回事?”

主治醫師還想狡辯,木屑已經紮入他肉裡,疼得是直抽抽。

“我說...我說,是張少要我在你藥裡加了昏睡的藥物,不讓你醒來,然後再找機會把你殺了。”

“還有呢?”

“說...說這孩子礙眼,也除掉。”

“殺我的機會你錯過了,現在輪到自己。”

說完金勝移動位置,快速將木片紮到他鎖骨,鑽心的疼痛讓主治醫師發出撕心裂肺的叫喊聲,聽著金勝卻覺得悅耳。

他冷眼掃視著辦公室的人,冇有人敢抬頭對視,生害怕被牽連。

金勝凶惡的眼神看向女兒時變得柔弱:“還有誰?”

此刻生死掌控在這幼小的孩子手上,那些過去辱罵或者欺負過她的人,嚇得是瑟瑟發抖。

陸苒苒收回目光:“爸爸,我們還是先去找媽媽吧!”

“算你們走運!”金勝抱起女兒瀟灑離開。

這張家的宴席再不去,可就晚了。

張家身為晉城四大強勢家族之一,祖母趙家老太太身處的趙家,也是強勢家族中人,所以兩家占了半壁江山,這張路林更是可以在晉城隻手遮天。

由這兩家舉辦的宴席,那場麵堪比世紀盛宴。

不止聚齊了其他兩大家族,國內外知名藝人都來捧場,紛紛道賀,阿諛奉承。

在這晉城張家擁有顛倒黑白的本事,但凡得罪他們的,下場那叫一個淒慘。

當然攀上這高枝發達的也不少,所以這種盛宴,多數人還是蜂擁而至來討好。

而最讓人矚目的,莫過於今天的主角何心如,這張路林就好這口,越是得不到的心裡就越癢癢,彆人的老婆就是吸引人。

明知道何心如已做人妻,可他偏偏上頭,更何家串通一氣製造這場車禍,就是為了今天在這個盛大的宴會上給她訂婚。

“心如,你看張少對你多好,原本是趙老太太壽宴,都特意把現場佈置成浪漫的求婚現場,你可千萬彆辜負人家這番心意。”

母親陳芳已經開始給她洗腦,無論如何是要湊成這門親事。

何樸春更是出言威脅:“何心如你給我聽好了,這是老天恩賜的好機會,你要是給我搞砸,我絕對不會輕饒你。”

何心如倔強彆過腦袋,滿心都是擔憂金勝的傷情,對於父母要求,她根本不想聽。

到場的貴賓盛家夫人和張家關係淵博,在張路林的眼神提醒下開口。

“我們都聽說今天李少是要公佈一個大喜事,我們可等著喝喜酒,這何小姐和李少可是天生絕配,今晚又是趙老太太壽宴,你們又訂婚,可謂是雙喜臨門。”

“盛太太說的冇錯,這何小姐簡直就是天仙下凡,和我們李少郎才女貌,今後肯定如膠似漆。”

“何小姐好福氣,這做了張家太太,你在晉城可謂是呼風喚雨呀!”

......

這些話分明就是在逼何心如就範,她倔強回了句:“不好意思,我和張少隻是朋友,今天純屬為老太太賀壽,冇有其他意思。”

原本熱鬨的大廳頓時鴉雀無聲,所有目光定格到何心如身上。

當然更多人還是盯著張路林那張恐怖的臉上,他給足了何心如麵子,特意選定這種特殊日子向她逼婚,然而卻當眾讓他下不了台。

張路林目光凜冽盯著何家父母,兩人也是倍感無奈,耷拉著腦袋不敢直視。

這女兒嘴是長在她身上,該做的思想工作也都做了,她這樣倔強他們有什麼辦法。

張路林皮笑肉不笑走上前,誰也不知道此刻憤怒交加的他要做出什麼事情。

“從來冇有人敢忤逆我,何心如,你這是觸碰到我底線,現在給你最後一個機會,看你怎麼把握,你清楚我的性格。”

眼看張路林伸手過去,大門轟一聲被推開,一陣陰風吹來,所有人打了個寒顫。

眾人回頭,是管家急急忙忙跑來,但是剛纔那陣風,絕對不是他能帶來的。

“老太太,老爺、少爺,那...那何家姑爺來了。”

何家人一臉驚訝,他們離開的時候,金勝不是還像死屍,怎麼就活過來。

張路林什麼場麵冇見過,凶惡罵道:“他來了就來了,一個廢物也值得鬼喊鬼叫。”

管家欲言又止,慌張指著外麵。

“他......他帶著,帶著......”

“我來給趙老太太賀壽!”

聲音鏗鏘有力,更像是一股穿透力,震得在場的每個人頭皮發麻。

隨著眾人好奇目光,隻見一口紅色大棺材被抬了進來,驚得所有人差點掉了下巴。

就連久經沙場的張家和趙家人都慌了神,這大喜的好日子送來這棺材,頭部赫然用金箔寫下一個醒目的‘壽’字,差點冇讓趙老太太暈過去。

趙老太太氣得身子傾斜,多虧兒子扶住,張路林更是立馬召集人手。

“金勝,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來我奶奶的壽宴上鬨事!”

金勝緩緩走來,一雙淩厲眼神盯向今天的獵物,眸底怒火翻湧,隻想將麵前這個人撕成碎片。

張路林已經召集幾十個保鏢上前,可金勝他依舊徑直上前,氣勢逼人,並冇有停步的意思。

“我看你今天來是找死的!”

“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