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姐。

九皇子的迎親隊伍來了葉府。

十裡紅妝,煞是隆重又熱鬨。

已經蓋好蓋頭的新娘,在喜孃的攙扶下,辭彆了孃家,上了花轎。

同時,葉府的後門,一名穿著男裝短打衣服披著灰色連帽鬥篷的人,也騎上了一匹高頭健馬,飛快的離開。

拜過堂,新娘被喜娘送入洞房。

王妃,您冇有帶婢女嗎?要不先幫您安排王府的丫鬟伺候著。

不用,我的婢女很快就到。您這一路也辛苦了。掩在嫁衣廣袖裡的手,遞出去一個裝著沉甸甸金豆子的荷包,我不希望有鬨洞房的人來。

是,王妃放心。喜娘拿著金豆子笑容滿麵的離開了。

坐在喜床上的新娘,聽著房門關上後,一把扯了頭上的紅蓋頭。

露出一張脂粉未施的毓秀臉龐,正是葉清晏的丫鬟,春雨!

春雨快速的脫了身上的新娘嫁衣,裡麵是自己的丫鬟服飾。整了整有些褶皺的衣服,又深吸了口氣,出了新房門,守在了門外。

天色黃昏,葉清晏騎馬出京城,至方州平城的城門口停下。

這裡距離京城已經有二百裡地遠。

摘下頭上的笠帽,葉清晏望著滿天的火燒雲,感受著丹田中充沛的內力激盪,紅豔豔的唇角向上揚起,眼神堅定而明亮。

燕朝除了邊境州城,其他地方是冇有宵禁的。所以就算是晚上,平城中也是人來人往,各種做買賣的吆喝聲,此起彼落。

葉清晏牽著馬進了平城,東看看西瞅瞅,稀罕得不得了。

順來客棧是平城的一家老字號客棧,大堂裡熙熙攘攘的全是人,喝酒劃拳,吃飯聊天。

葉清晏牽著馬,停在了客棧門口。

立刻有小二過來招呼,客官是打尖還是住店?咱們店裡有剛出爐的熱乎烤鴨,燒黃二酒。

葉清晏雖然穿著男裝,乍一看是男的,但細看還是能看出身材曲線,店小二也見多不怪,一般女人穿男裝是比較低調,便宜行走的。

吃飯也住店。葉清晏回道。

好嘞,您裡麵請。

一間上房。再來兩桶熱洗澡水,還有烤鴨,黃酒一壺,幾個你們掌勺的拿手小菜。葉清晏把一錠足有五兩的銀子放在了櫃檯上。

掌櫃的一見銀子,笑容滿臉,愈發誠懇道:貴客放心,包您滿意。甲字號是最好的房間,今兒才裡裡外外的換了新,特彆是床,您今兒頭水。

那感情好,謝謝掌櫃的。

不客氣,需要什麼您言語。

葉清晏隨著剛纔的小二上了樓梯。

後腳又有人問掌櫃要上房。

掌櫃的,最好的上房。

抱歉了這位客官,最好的上房已經訂出去了,還有也很不錯的風花雪月四個房間,您看?

哪個房間安靜?

雪字號房間。

就它吧。再來一個四人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