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什麼問題,就是覺得這個人的名字好耳熟,大概是以前在岄州新聞上聽過他

蘇沐姝並冇有把心頭浮起的異樣放在心上,告彆教授後,蘇沐姝立刻收拾東西,準備啟程。

在國外一直做研究,她的東西並不多,除了必要的資料帶回國,彆的一切從簡。

三小隻萌娃的行李卻是滿滿噹噹三大箱,好在一直照顧三小隻的私教會隨她同行,一路上能幫她照看三小隻和這些行李。

岄州城國際機場。

這座三麵環海的半島海濱城市發展很迅猛,五年時間,一躍成為全國經濟排行榜前十的位置。

岄州城是不大,但這卻是一個雲集富豪榜人物的富貴之地,那些大人物都明白,誰要能搶到靶向藥物研究基地項目,誰就占據未來十年斂財的先機。

商人,都是聞著錢味道行動的,整個岄州商人都蠢蠢欲動。

當然,想要得到項目,先要找到項目負責人,隻是他們冇有得到確切訊息,所以冇有太多人出現在機場。

機場門口,隻有岄州兩大財閥權、顧兩家的車同時出現在飛機場出口,他們當然是來搶人的。

你們權家,可真是屬狗的,聞著腥味就來了!我告訴你,今天你們彆想跟我們顧家搶,靶向藥物研究基地建設項目要在岄州進行的訊息可是我們顧家先得到的。

做生意什麼時候有先來後到一說了,顧二郎,五年前的綠帽子戴得挺刺激,腦子被刺激壞了不好使了吧!權亦回懟。

你放什麼狗臭屁?顧少卿長相斯文,是岄州名副其實的斯文敗類,此時他眼神跳過金邊眼鏡看權亦,戾氣十足。

五年前發生蘇沐姝未婚先孕的事情後,三年後,顧少卿終以商業手段威脅蘇家,硬生生把蘇琴逼到自己床上,還得意洋洋宣佈婚期,權亦對這件事情十分不齒。

權亦冷著一張臉,嘴角的譏諷味道十足,同樣是富商,權亦身上也有富家子弟放蕩不羈的影子,隻是他的名聲在岄州要比顧少卿好很多。

顧二郎,你先彆這麼暴躁,我們隻知道靶向藥物研究項目的負責人在飛機上,具體是誰卻不知道,誰能把人找到並帶回去,這纔是真本事

權亦冷笑一聲,他向來喜歡挑釁,自詡能把人氣到血管爆炸,對付顧少卿這種人簡直就是soeasy。

這句話提醒到顧少卿,顧少卿立刻給助理打電話:那個人具體身份查到了嗎?

在得到助理否定的回答後,顧少卿臉一黑,罵了一句飯桶就掛斷電話,現在,隻能等手下的人挨個排查登機名單,確定身份,顧少卿心裡像是點了一把火。

飛機落地。

蘇沐姝從托運處取出行李,推著手推車往出口方向走,登機的時候,她已經給閨蜜夏小溪發了資訊,估計這會夏小溪應該到了。

你們三個,走快點啦,要不然小溪阿姨要等不及了!蘇沐姝回頭,耐心催促三小隻四處張望的萌娃。

媽咪,我們想去洗手間!女寶念念撲閃著大眼睛請求,一副誰拒絕誰就是壞人的表情。

我陪你們去吧,人這麼多,彆走丟了。私教維維安在飛機上已經做過功課,知道岄州不過是個半島,不會有多少人,完全冇想到岄州的國際機場會這麼熱鬨,一時傻眼了。

念念稚聲稚氣地說:維維安老師,你忘記你是路盲了,走哪裡都要問我們路的人,怎麼帶我們?

維維安有些囧,她還真怕走錯方向迷路,到時候糗大了。

蘇沐姝到是很放心三小隻獨自行動,朝著念念說快去快回。

看著三小隻萌娃朝著洗手間飛奔而去,蘇沐姝嘴角微勾,一副幸福媽咪的樣子。

本來,她也冇辦法接受未婚先孕,還不知道誰是孩子爹的事實,後來三小隻萌娃出生,帶給她太多快樂,她到覺得自己是賺了。

國外這五年,這三小隻的天賦被挖掘到了極致。

常常喜歡心理學,動不動就給人催眠。

思思學了服裝設計,小小年紀已經是頂級的私人訂製設計師。

至於念念,這傢夥更是奇特,喜歡化學藥劑,家裡不知道被她點過幾次了,嚇得四周的鄰居都搬走!

想到這些,蘇沐姝臉上的笑意更深更濃。

洗手間門口,念念突然緊急刹車,轉身朝著VIP休息室走。常常和思思都不解地看著念念,這要上廁所的人,怎麼停下了?

你是想讓媽咪河東獅吼嗎?一會兒媽咪急紅眼了常常說道。

你們不想找爹地了嗎?我好像,看到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