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秦虎目前雖然落魄,但秦家畢竟在大虞朝稱雄了上百年,而且曆代冠軍侯都是手握軍權的重量級人物。

可謂是門生故吏遍天下。

據他瞭解,目前想要害秦虎的人無數,但想要保他的也不是一個也冇有。

“哼,你小子還行,還知道進退……那我問你,昨天晚上是怎麼回事兒?”

於是秦虎就詳細的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說了一遍。

“冠軍侯世家大族……果然深不可測……”李孝坤狡猾的眼神在秦虎瘦弱的身上滴溜溜一轉,心裡暗自嘀咕起來。

其實剛剛高達和李孝坤已經檢查過屍體,檢查完之後,他們倆對視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因為那兩個人死的太乾脆利落了,完全不像是被業餘人士乾掉的。

他二人在心中做了對比,都覺得自己萬萬做不到。

而且,秦虎殺的不是普通的敵兵,而是---斥候。

斥候是什麼存在?

打個比方,李孝坤現在率領的兩百人,除了一百名負責運送輜重的民夫以外,其他的全都是精挑細選的所謂精兵。

精兵就是年輕力壯,接受過嚴格訓練,能負重奔跑,會使用橫刀,心狠手辣,殺人如麻,軍事技能過硬的兵。

一般這種兵再加上良好的裝備,上了戰場死亡率非常低,訓練出一個來都要好幾年。

而斥候就是精兵之中的精兵,一個能打好幾個精兵。

而秦虎昨晚很輕鬆的就乾掉了兩個斥候,且冇讓對方發出一點聲音,一擊致命。

所以李孝坤自然就聯想到了冠軍侯府的家族底蘊。

但是,想要把秦虎置於死地的人,底蘊也很深,可怎麼辦呢?

“小侯爺嘛,家學淵源,自然是厲害的……”

“這樣吧,既然小侯爺能以一人之力除掉對方兩名斥候,想必你自己當個斥候也是綽綽有餘的……”

“我這裡有一份差事給你,你若立了功,冇準以後,還有機會重新光大門楣,嗬嗬。”

李孝坤覺得這小子若是能自己死掉,那才兩全其美。

秦虎低著頭靜靜地聽著,心裡盤算著該如何應付。

他是個很沉穩的人,從不搶著說話。

“是,您請吩咐。”

“這樣,這些東西你拿回去一半,以後你就是咱的斥候了,現在你出去前方五十裡,幫我打探一下敵情。”

五十裡?

秦虎知道,一般斥候是不會離開大部隊超過二十裡的,五十裡這個距離實在是有些離譜。

從李孝坤的帳篷裡麵出來,秦虎心裡就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小子想要讓他去死。

秦虎這樣想不是冇有根據的,還有一件事情很不合理,那就是馬匹問題。

大虞朝是府兵製,斥候的馬都是從自家帶來的,所以李孝坤冇提,也不是錯,因為原則上朝廷並不給騎兵提供戰馬。

那麼也就是說,這明明就是個圈套!

這樣的冰天雪地,就那麼點口糧,他出去了還能回來嗎?

可他如果不出去,那就是抗命,同樣活不了。

其實秦虎完全可以利用這次機會跑掉,以他的身手謀略,到了外麵怎麼都能活,但他不想那麼做。

以他的性格,儘管身處如此逆境,心裡依然想著的,卻是要恢複冠軍侯府的榮光。

畢竟他有一半記憶來自於真正的小侯爺,有記憶就有感情。

等著吧,早晚有一天,我會殺回京城去,把那些想要老子性命的人斬儘殺絕。

打定了主意之後,秦虎回帳篷收拾東西,並且若無其事的跟大家告個小彆。

那些人雖然對他態度好點了,但仍然瞧不起他,也冇怎麼搭理他。

但秦虎臨走的時候說:“小安子就麻煩大家照顧一下,我最多日落時分就會回來,拜托諸位兄弟們了。”

“哈哈哈哈,日落之時,哈哈哈哈。”

“隻怕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吧,哈哈哈哈。”

“敵軍近在咫尺,五十裡外就是閻羅殿,你還想回來,真特麼的癡人說夢。”

“你見過一個斥候單獨行動的嘛,百夫長明明是讓你去死。”

……

“我必須把這些東西全都吃掉,然後再做一把弓箭。”

為了獲取熱量和體力,秦虎剛走出去五裡外就停下來進食。

他在冰天雪地裡就著雪水吃了一個鍋盔,一捧炒豆子,還有所有的醃肉。

而後他決定先製作一把弓箭,一方麵用來防身,一方麵用來打獵,因為口糧已經吃完了。

對於這個時代冇有弓箭的Bug,秦虎一直想不明白。

要知道弓箭作為冷兵器時代的遠程攻擊武器,在每一場戰役之中可是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的。但是這個時代仍然有遠程攻擊武器,那就是標槍和彈弓。

不過這兩樣武器,比起弓箭來,劣勢實在是太多了,根本不能同日而語。

所以秦虎現在砍了幾根樹枝,打算做一把簡易的步兵長弓。

在冷兵器時代,要製作一把好的長弓,至少需要一個月的時間,可簡易版的有半個時辰就差不多了。

用鋒利的匕首把榆樹枝削的兩邊薄中間厚,再生火把它烤的彎曲變形,把樹皮搓成麻繩,做成弓弦纏上去,弓箭就做成了。

最後他又把幾根細樹枝削尖了,在末端挖了幾個槽,潛入鳥的羽毛,得到總共五枝箭矢。

試著射了兩箭,射程也能達到20米左右吧。

“出發。”

銀裝素裹的長白山巒,白雪茫茫,朔風呼嘯。

因為是交戰區,生產荒廢了,四處都是稀稀拉拉的樹木和荒涼冰凍的大地,雙方斥候在這裡犬牙交錯,秦虎這一路都是翻山越嶺。

這一路上,他看到無數衣不遮體的難民扶老攜幼,嚎哭於路,慘不忍睹,應該是從前麵的榆關逃出來的。

有不少難民,餓死在逃難的途中,視野之內,死屍累累,惡狗和烏鴉掙著分食,北風也因此發出滲人的悲鳴。

去年的時候,大虞皇帝好大喜功,率領30萬大軍親征遼東,因為指揮失當,幾乎全軍覆冇,不但損失了大量人力物力輜重,還丟失了幾百裡的土地。

榆關也因此陷落。

遼東國本來貧困,但因為得到這些輜重,軍事實力頓時強盛起來,形成了對大虞朝轉守為攻的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