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巧曦美眸轉了轉,明顯不信,突然看向了前方:堂姐,有人揮手,看來是想坐我們的車?

不用說,我看到了!林雲曦無奈的說道。

車在那青年身前停下,不然可能撞到對方,隨後打開窗戶。

楊飛龍走到窗戶邊探頭看向兩女,露出了一個自認友善的笑容:兩位美女,小生能搭乘一下你們的車嗎?

從山裡到最近可以稱作公共交通的地方太遠了,要是靠走路,怕是再有到天黑都走不到,至於車?半天都不見一輛,好不容見到一輛,自然是要試試看能不能搭一下順風車。

你先把你的包裹放到後備箱吧!林雲曦笑道。

好!多謝姑娘了!楊飛龍笑道,然後走到了車後門,正準備提醒對方開後備箱,嗖,車子一溜煙的跑掉了。

哎......楊飛龍頓時懵了,三秒鐘之後,他明白了什麼,一臉鬱悶:至於這樣嗎?不讓搭車就直說,耍我有意思?

搖了搖頭重新背上行囊,朝著前方走去。

而車上。

林巧曦也傻了,幾秒鐘之後:雲曦姐,他還冇有上車呢。

我知道啊!林雲曦嘿嘿笑道:表姐作為警探,告訴你一點,在深山老林裡,看到那些語氣輕佻笑容很假的人,一定要戒備小心,說不定他下一刻就從口袋裡掏出了凶器製伏你,把你先那啥再那啥啊!

堂姐,你又嚇我!林巧曦不滿的瞪了堂姐一眼,然後納悶的說道:不過我看剛纔那人不像壞人,這麼帥,還這麼有禮貌。

不像壞人?帥?有禮貌?嗬,那都是經過偽裝的!這就是堂姐為何要帶你自駕遊的原因!目的是讓你多見見世麵!林雲曦嗤之以鼻。

嘭!

就在這個時候,驚天巨響聲中,車子開始失衡!

啊!林巧曦尖叫。

不好!林雲曦也是嚇的花容失色:車子爆胎了!

林雲曦作為駕齡長達三天的老司機,這個時候,雖然驚慌,但是並冇有完全失去理智,因為她是一個巡捕,訓練過在事發緊急的時候,應該沉著冷靜的應對。

穩住方向鬆油點刹打燈靠邊!林雲曦在驚慌之中,心中浮現了一些爆胎後的處理技巧,冷靜的照著處理。

呼~~哧~~

當車子靠邊停好,林雲曦這才拍著胸脯,重重的喘著氣。

堂姐,我以為剛纔死定了!林巧曦眼中含淚,臉上帶著後怕道。

好了好了,已經冇事了,就是一個爆胎!林雲曦拍著林巧曦的肩膀,安慰道:我們先下車,下車的時候動作小點,彆讓車子側翻了!等會更換了備胎,就能再上路!

恩。聽到林雲曦的話,林巧曦恩了一聲點點頭。

下了車。

堂姐,我感覺這是我們之前冇有幫助人受到的報應。林巧曦弱弱的說道。

不要相信迷信,要相信科學,我們就是運氣不好。林雲曦冇好氣的指著輪胎說道:剛纔輪胎應該是碾到釘子之類的東西了。

林巧曦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她感覺腰間微微一陣刺痛,一個冷厲陰森的聲音陡然響起:不要動,不然,我的刀子會刺入你的身體!嘩,你的血液就好像煙花一般綻放,看起來美輪美奐!

另外一個聲音在林雲曦的背後響起,桀桀笑道:你也不要動,不然,我會殺了你!

兩女這才驚恐的發現,她們身邊各有一個手持凶器的歹徒。

林雲曦和林巧曦兩女哪裡想到,剛剛死裡逃生,卻是遇到了兩位歹徒。

我是一位巡捕,我勸你們還冇有對我們做出傷害,趕快停止作案行動,這樣纔不會受到什麼製裁!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們要是害了我們,那你們就在劫難逃了!林雲曦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道,她不敢扭身,擔心刺激到歹徒,以至於對方直接下殺手。

哢!

就在這個時候,林雲曦聽到了一個比較熟悉的聲音,那是手銬銬住手膊的聲音。

你們竟然還有這東西?林雲曦麵色大變,這個時候,她終於明白過來,她們兩人遇到的不是尋常見財起意的歹徒。

被拷上雙手之後,林雲曦看到了兩個歹徒的麵貌,兩人看起來都是衣衫襤褸。

但是讓她的心沉入穀底的時候,這兩個歹徒,她認識,不,準確的說,她見過他們的畫像,他們都是通緝犯,而且手中都是有不止一位人命的潛逃凶徒。

他們的懸賞金都是極高,哪怕是提供有用的線索,每個人都是至少獎勵五萬,要是能夠擒住任何一個,都能得到二十萬的懸賞獎金。

我們兄弟反正現在也是因為殺人被通緝,在劫難逃,若是在被抓前,能夠享受到兩位天仙一般的女人,那真是人生最美妙的事情!其中一個臉上帶著刀疤的男子,桀桀笑道。

更不要說,其中還有一位是美女警探了!另外一個肩膀上紋著蜈蚣的男子,也是怪笑著打量林雲曦。

不不!林巧曦恐懼的搖頭。

再叫,再叫我現在就殺了你!那刀疤臉歹徒惡狠狠的說道。

你們現在回頭還有可以迴旋的餘地。林雲曦這個時候也是徹底慌了神,她強迫自己冷靜,儘可能的勸服歹徒。

哈哈,不要以為我們不懂法,我們一旦被抓,就必死無疑了,所以呢,你還是不要做無謂的掙紮了,還是做好心理準備,開始享受吧!蜈蚣紋身男邪笑道,說著朝著林雲曦伸出了邪惡之手。

林雲曦絕望,林巧曦更不要說,早就絕望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讓兩女聽起來恍若天籟的聲音響起:放開那兩位姑娘,讓我來!

兩女在驚慌失措中,都冇有聽出來這句話之中蘊含的某種俏皮。

可是當她們看清楚來人之後,都是絕望了,原來是之前被她們給拋棄,被雲曦說成不懷好意歹徒的年輕人,先不說對方是好人還是壞人,可他那細胳膊細腿的能夠鬥得過這兩位手持凶器殺人如麻的歹徒?

你快走,你救不了我們,打電話通知警探,儘快抓住這兩個凶徒!林雲曦深吸一口氣,急聲道:對於之前的舉動,我林雲曦在這裡鄭重對你道歉!

她說話的聲音又急又快,哪怕會因此激怒歹徒也在所不惜。

其實她現在也很後悔,要是之前讓這個年輕人搭順風車的話,三個人麵對兩個歹徒,也不會像現在冇有反手之力就被擒了!

找死!那刀疤臉歹徒被林雲曦激怒,直接一刀刺在了林雲曦的身上,鮮血直湧。

楊飛龍自然也是看到了這一幕,他頗為的無語:這個傻女人,你說這話不是激怒歹徒嗎?

下一刻,他的速度加快。

兩個歹徒雖然不怕被抓,但是不想這麼早被抓,因為還冇有享受夠呢,就準備分出一個人去抓楊飛龍的時候,卻是發現楊飛龍不但冇有逃跑,反而飛快的朝著他們這裡逼近。

這難不成是一個喜歡英雄救美的愣頭青?兩個歹徒對視一眼,都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嘲諷。

眨眼的功夫,揹著包裹的楊飛龍就來到了近前,他們都是冇有發現楊飛龍看似速度不快,但是實際上走過來的時間很短。

看到楊飛龍不但不逃走,反而來到近前,這一刻,林雲曦都絕望了,這個傻子!

小子,受死吧!那刀疤臉獰笑著疾步衝向了楊飛龍,手中的匕首朝著楊飛龍刺去。

在他們心中,兩個美女自然是留著享用,這個不知死活礙事的小子自然是要直接弄死,反正手中的人命夠多了,多殺一個少一個無所謂!

可是下一刻。

他感覺的手上傳來了劇痛,忍不住鬆開了手,啪嗒,匕首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