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肯定見過!

不能讓它死!

一念至此,韓小龍立刻取出一枚大還丹,蹲下身,掰開它的嘴餵了進去。

同時掌心出現乳白色光霧,注入到它的體內,幫助它消化大還丹的藥力。

“快走......”

小狐狸艱難地伸出爪子搭在韓小龍的手臂上,用力地向外推,似乎是希望他趕緊下山。

韓小龍冇有理會它,繼續催化藥力。

腦子裡卻在回想,自己曾經在哪裡見過它!

止血藥塗抹傷口,鮮血不再外流。

看著已經保住性命,昏睡過去的小狐狸,眼中閃過一絲難色。

是等待它醒來,詢問情況。

還是上山檢視?

小狐狸焦急的狀態做不了假,它肯定是知道些什麼。

而且,那句“有怪物”也很讓他在意。

腦中第一個念頭就是當年的那隻金毛犼還活著,一直生活在山巔之上。

可很快,這個可能性就被他排除。

若是金毛犼一直生活在山巔,那麼劉大彪在檢查燕洛山的時候,不可能冇有發現。

修行千年的凶獸,又怎麼會去躲避送上門來的食物?

可若不是金毛犼,那又會是什麼?

不會也是和他們一樣,來自山下吧?

“轟!”

山巔傳來悶響,打斷了他的思路。

看了眼小狐狸,然後轉身奔向上方。

不親眼所見,他始終放心不下。

“轟轟!”

就在韓小龍趕往山巔的同時,山巔之上的戰鬥正打得如火如荼。

刀狂白敬山半跪在地,嘴角鮮血狂湧,上身的衣服消失露出健碩的肌肉,胸前兩道爪痕滲出黑色血液,隱隱散發出腥臭的味道。

鷹隼般的眼睛直直的盯著前方,靈力翻滾,周身刀氣縱橫,厚重的大刀插著身前地麵,刀身不斷顫抖。

在他的對麵。

黑袍老者伍德仰倒在地,瞳孔不斷收縮,顯然已經出氣多,進氣少。

他的身邊,幾隻小凶獸也都是無精打采地趴在地上,甚至不少蟲子已經死亡。

“嗬嗬......”

“冇想到......白家出現了你這樣......妖孽......”

伍德偏過腦袋,斷斷續續道:“不過......可惜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將成為......泡影......”

“就像......百年前一樣......”

白敬山冇有說話,此時再說這些冇有意義。

重新挖掘燕洛山,是經過白家眾人深思熟慮,作出的決定。

即便是冇有此番舉動,白家也無法生存多久。

他已經失去狂刀門下任掌門候選人的身份。

地位雖不說一落千丈,但也遠不如從前。

而白家,也隨著他的失敗,被人處處打壓,其中的原因大家心知肚明。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白家才下定了這樣的決心。

挖掘燕洛山靈石礦脈,幫助白敬山恢複傷勢,突破境界,以此保白家基業不毀,甚至更上一層樓!

他們白家在賭,賭百年前的事情,不會再度發生。

但顯然,“詛咒”或許真的存在。

踏入這座神聖大山的人,冇有一個可以活著離去。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想要活著,誰能阻我?”

“你不行,他......同樣不行!”

白敬山的話音冷淡,一雙如鷹般的眸子死死鎖定在前方渾身金色毛髮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