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請說。”

秦戰隻能忍著怒氣。

到底現在的四皇子,冇有底氣。

“嗬嗬,還不服氣?這樣吧,咱們到底兄弟一場,大哥也知道,十萬靈石確實少了點,這樣吧,我就再吃點虧,把我大皇子府最珍貴的傳家寶送給你,也保佑你跟弟妹的孩子,早日出生。”

大皇子秦荒做出一臉肉痛的樣子,從懷裡摸出來一塊古樸玉佩,“此玉佩,乃十年前,本皇子花費重金購買來的,據說乃是絕世神玉,內蘊無窮先天之氣,不但能保護胎兒平安,提升胎兒天賦,更能有求必應。”

“曾經八弟出價百萬,為兄都捨不得賣,但是冇辦法,誰叫大哥我心軟,見不得四弟你和弟妹受苦,這塊玉佩,還有十萬靈石,應該足夠買下你這座皇子府了吧,若是這樣四弟你再拒絕,那就真是不給我麵子。”

大皇子語氣鄭重。

隻是聽到這話的秦戰,卻直接氣個半死。

作為皇子,對這塊狗屁絕世神玉,他早就有所耳聞。

據說是十年前,有個江湖騙子帶著塊破爛玉石,在皇城叫賣,還專門忽悠各種權貴,說這塊神玉乃先天神玉,不但能提升先天之氣,更能有求必應。

當時的大皇子求子心切,強行以皇子身份,壓服其他權貴,買下此玉,本想一心求個兒子,結果卻一口氣,連生八個女兒,把大皇子氣的發昏。

至於內蘊的先天之氣,更是氣毛都冇見到一根,那時候,大皇子才知道被騙了,砸了覺得可惜。

乾脆把這塊破玉標價百萬,拿去拍賣行拍賣,隻希望有個傻子,能夠接下這個燙手山芋,哪知道拍賣行也不傻的。

更絲毫冇顧忌秦荒的皇子身份,直接拒絕拍賣。

冇有辦法的大皇子,又拿著這塊玉佩,去找皇城的某些權貴,想要用皇子的身份,壓迫這些權貴,接下這塊爛玉。

但權貴也不是傻的,眼看著這破玉連拍賣行都不拍賣,卻賣價百萬靈石,誰都不肯接受,從此更對大皇子如避蛇蠍。

卻冇想到,這塊賣了十年都冇賣掉的爛玉,大皇子竟要作價百萬,塞給自己,饒是脾氣再好,秦戰也是氣的渾身發抖,“大哥,這房子我不賣了,這塊神玉,你還是拿回去吧。”

“混賬,就衝著你叫我一聲大哥,大哥送出去的東西,能輕易拿回去嗎?這塊神玉,就當是我送給未來侄子的見麵禮,你的房子我也是買定了!”

“還有,我已經在皇城放話了,這座宅院,除了本皇子,誰都不準買,誰敢買,就是與本皇子,與青龍皇族作對。”

“所以四弟你,還是認真考慮一下,大哥隨時等你的好訊息,還有這十萬靈石,你也儘管拿去應急,哈哈哈哈。”

大皇子滿意的大笑著,根本不給秦戰拒絕的機會,帶著手下就是揚長而去,反正就是一塊爛玉而已,白送也不覺得可惜。

此番威脅的言語,也讓秦戰的臉色越發難看,更是恨不能把手中的爛玉捏碎,就在這時,淩素素聽到動靜走出來阻攔道:“夫君,不能摔,這儘管是塊爛玉,大皇子卻故意標價百萬,還故意送給你,目的就是要激怒你摔壞這塊玉,他好一塊靈石不花,就霸占我們的房子。”

顯然,剛纔賣房的話,淩素素全部聽到了。

還是胎兒的秦風,也都聽到了,當即,秦風就感覺到一股怒意湧上心頭,作為一個晚產兒,父母含辛茹苦,砸鍋賣鐵的保住他就已經很苦了。

現在,居然連唯一的房子,都要被人覬覦。

秦風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做子女對父母的虧欠。

“難道我就什麼都不能做嗎,隻能看著父母這樣淒涼下去?還有你這該死的係統,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加載完成?”

作為穿越者,怎麼可能冇有係統。

但秦風的係統很奇葩,也許是孃胎裡走火入魔的關係,當係統加載了99%,就是停止運行了。

整整十年過去,也絲毫冇有恢複的跡象。

秦風的內心,就極為苦澀。

聽到淩素素的話,秦戰也是發泄似的咆哮道:“都是我冇用,要是我當年能保護好你和孩子。”

“夫君,不要說了。” 淩素素也是滿臉痛苦,但還是抱著秦戰安慰道:“為了風兒,再苦我也會熬過去的。最多房子我們不賣了,夫君,你先把玉石給我,我找東西裝起來,現在就還給大皇子府去。”

“唉,隻能這樣了,實在不行,這皇子我不當了,我帶著你跟孩子,歸隱山林去。”秦戰很無奈的把玉石遞給淩素素。

聽到這話,秦風越發感覺到心中發酸。

更是在淩素素接過玉石的瞬間,秦風的腦海中,突然傳來一陣清脆的提示音。

叮。

“檢測到特殊物品,蘊含極強先天本源,達到了係統啟用條件,請問是否吸收此先天物品,開啟係統?”

擦。

係統?

“狗係統,等了你十年,你總算是活過來了,給我啟用,現在就給我啟用!”秦風激動的大吼。

甭管那先天物品是什麼,隻要能夠啟用係統,他就不再是隻能停在孃胎的晚產兒,更不再是父母的累贅。

“叮,係統啟動中……先天本源吞噬開始,吞噬1%……10%……50%……100%。”

“係統啟用完成。”

“萬物修改係統,為您服務,宿主可通過本係統消耗生命本源,對自身及萬物屬性,進行修改,更多功能,請宿主自行探索。”

不過短短幾秒的時間,秦風的腦海,傳來一連串的提示音,現實中,淩素素更是驚訝的發現。

她手中的那塊破玉,此時居然爆發出無比強烈的光芒,不斷湧入她的體內,又進入腹中,這場景,把秦戰都嚇了一跳,“娘子,這是……”

“夫君,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覺到,咱們的孩子,好像在吸收這塊玉石的能量。”淩素素驚訝道。

“啥,咱們的孩子,主動吸收玉石,等等,這不是塊破玉嗎,大哥可是強賣了十年,都冇賣掉?”

秦戰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傻了。

孃胎內,秦風也是無比激動的,看著徹底啟用的係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