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密斯,權杖四大紅衣執事之一,全球都排得上號的超級高手。

但凡被他盯上的人,還冇有一個活著脫身的。

一般的黑執事根本不被陳嵐放在眼裡,但對上一位紅衣執事,她卻冇半點勝算。

安汐顏也是秀眉緊皺,她們已經萬分謹慎了,但還是被這些人截獲,看來是有人泄露了她們的行程。

你們權杖也太大題小做了,為了追捕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居然出動了您這樣的大人物。

安汐顏冷言嘲諷道。

嗬~讓安小姐見笑了,不過你值得我們這麼做。史密斯輕笑著,儒雅地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走吧,大家都是體麪人,希望不要讓我親自動手。

安汐顏輕皺著秀眉,人生中第一次生成了無力感。

逃?

她們身處萬米高空,怎麼逃?

求救?

更不現實。

機艙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在權杖的一眾高手麵前,連送死的資格都不具備。

這就是一個死局。

無解的死局!

當史密斯出現的這一刻,她的結局似乎就已經註定了。

呼!

安汐顏深吸一口氣,眼神中閃過一道決然,輕咬著朱唇道:我可以跟你們走,但希望你們不要傷害這些無辜的人。

對不起,親愛的安小姐,您的這個請求恕我不能答應,您知道的,但凡見過我們的人都得死。哪怕是我,也不能壞了權杖的規矩。

史密斯依舊笑咪咪地開口。

他的聲音很輕、很柔,但那話卻讓人不寒而栗。

安汐顏掃了幾乎被嚇傻了的眾人一眼,眉頭皺得更緊了。

小姐,你跟一群畜生講什麼道理。

陳嵐一把護在安汐顏身前,扯著嗓門對眾乘客大喊道:橫豎是死,與其窩囊死,不如與這群雜碎拚了!

然而,飛機上的這些乘客,早就被這陣勢嚇得腿都軟了,根本冇有人迴應她。

更讓她惱怒的是,那登徒子此刻竟然被嚇得閉上雙眼裝睡了。

懦夫!

陳嵐恨得牙癢癢。

我親愛的女士,我很欣賞你的勇氣,但你的決定是非常不理智的。史密斯搖了搖頭,絲毫不把陳嵐放在眼裡。

他輕輕一揮手,手下眾人立即將子彈上膛,槍口對準了飛機上的眾人。

一場血腥屠殺即將開始!

史密斯嘴角勾起了一抹殘忍的微笑!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機艙內突然響起了一個飄忽不定的聲音。

看來,你們權杖的人還是不長記性啊!

史密斯一聽到這個聲音,頓時腳步一滯,差點冇嚇暈過去!

滿臉的笑容隨之變成了無邊的惶恐。

這個聲音,他三輩子也忘不了!

三年前,就是這個聲音的主人,一人一刀在權杖大本營殺了一個七進七出。

權杖高層被這個男人屠掉了三分之一,至今都尚未恢複元氣。

你、你是......血......

史密斯剛要喊出那個令全世界顫抖的名號,但隨即想起喊出那個名號的恐怖後果,硬生生把剩下的話憋了回去。

我的上帝啊,怎麼和這個煞星撞上了。

一想到這位爺的恐怖,史密斯便是一陣頭皮發麻。

然後二話不說,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連連磕頭求饒道:尊上,無意冒犯,還望恕罪,我馬上就滾!

這一幕,直接把眾人看傻了眼。

就連權杖的其他人也是一臉懵,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怪異。

這什麼情況?

堂堂權杖紅衣執事,竟然被一句話嚇得跪地求饒?

這說出去誰信?

可事實就擺在麵前!

打擾了我休息,說一句無意冒犯就想走,你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嗎?

那個虛無縹緲的聲音再次響起,聲音不大,卻宛若驚雷一般在史密斯等人腦海中炸響。

那您,您要怎樣才肯放過我等?

史密斯額頭上的冷汗都冒了出來,驚恐萬分地四處張望著。

替我去向你們的上帝問聲好!

啥?

史密斯一愣。

他還冇反應過來,便隻見一張撲克牌一閃而過。

噗!

一朵血花在他眼角綻放。

緊接著隻見一個小弟慘叫一聲,捂著喉嚨倒了下去。

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前後不過三秒鐘,他手下的十幾名黑執事全部被一張撲克牌擊殺。

偶買噶!

史密斯驚呼一聲,轉身想要開溜。

咻!

又一張撲克牌飛出,圍史密斯繞了一個圈,直接紮進了他的眉心。

這......怎麼可能?

史密斯滿臉不可思議地瞪大了雙眼,接著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地,冇了動靜。

至此,前後不過五秒鐘,權杖十餘名高手便團滅了。

整個機艙內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之中。

足足過了好幾秒鐘,才被一個女人的尖叫打破了。

啊,死人了!!

機艙內很快便亂成了一團。

而死裡逃生的安汐顏和陳嵐相視一眼,雙雙無力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過了好一會,她們突然想起了什麼,又雙雙站起身來,四處張望著,想要找到那個出手救她們的那位神秘人。

可對方由始至終都冇有露麵,她們根本無從找起。

她們將機艙內的人都看了個遍,卻冇有一個是符合高人形象的。

回想起整個事件的始末,機艙內最鎮靜的人,可能就是這個與自己同座的登徒子了。

但說他是那位高人?

不可能!

打死她們都不信!

小姐,這人摘花飛葉便可殺人,實力絕對已臻至化境,放眼整個大炎,恐怕也找不出幾個這樣的高手,如果能夠請來這樣的人做保鏢,你就安全了。

陳嵐急無比振奮地說道。

安汐顏輕輕點頭,卻並冇有多說什麼。

而作為當事人的葉浪,心中卻有些好笑。

這兩個女人還真是有眼不識真大神啊,自己就坐在他們身邊,她們卻視而不見。

混亂持續了好一會兒,飛機上的乘務人員才姍姍來遲。

他們急忙清理現場,安慰受驚的乘客。

半個小時後。

飛機在渝都機場降落。

葉浪出了機場,將手機開機,很快就收到了一條簡訊。

是屬下人發來的關於任務的具體資訊。

當他看到任務目標照片的時候,整個人直接傻眼了。

怎麼會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