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小山瞬間沉淪。

……

不知道過了多久。

他躺在雲層中。

而此時,女子也是貼在張小山身邊,腦袋靠在張小山肩頭,一遍在張小山胸口畫著圈圈,一邊在張小山耳畔輕聲說道。

“夫君,你我已有夫妻之實,奴家有一件事要央求你。”

“你說,隻要我能幫你的,我一定做。”張小山一口答應了下來。

女子便是說道。

“我想要夫君助我脫困。”

“脫困?”張小山有點疑惑。

女子笑眯眯說道。

“難道夫君不好奇我的身份嗎?”

“你,你是?”

“我就是你白龍村世代供奉的白龍啊,你可以叫我素素”

“什麼,你,你是白龍?”

張小山嚇的一激靈,整個人清醒了很多,和女子保持了一些距離。

“咯咯咯……”

素素笑了起來,嬌嗔說道。

“夫君放心,奴家是不會傷害你的。”

張小山有點不知所措。

“那,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素素解釋說道

“告訴你太多也冇有什麼用,你隻要知道現在的我是一具靈體,意外來到了白龍村,幫了你們的祖先一把,他們便是為了立下了祠堂,香火供奉,才讓我的靈體儲存了下來,今天壁畫沾染了你的鮮血,我才能覺醒離開那一副壁畫,不過這距離讓我複原還差的遠。”

“那,那我應該怎麼幫你,我能幫你什麼啊,我不過是個普通人。”張小山有點傷感和無奈。

“奴家已經將我龍族秘法九龍吞天訣傳給了你,同時奴家也已用我殘存不多的龍氣幫你伐毛洗髓,此時你已經不再是一個普通人,且我的龍靈附在你的身上,等到一定程度,我的龍靈便可以徹底行動自由。”

張小山似懂非懂。

素素耐心解釋說道。

“對,天地之間有一種讓人可以變強的氣息,我們稱之為靈氣,然而現在你們這裡的靈氣已經很匱乏了,靠著呼吸吐納采取就很慢了,不過九龍吞天訣很玄妙,能采取的力量是多種的。”

素素湊到張小山耳畔,悄咪咪的說了一句話。

張小山更懵逼了。

“咯咯咯。”素素捂著嘴巴笑了笑。

說話之間,素素的身形開始變的淡薄。

“哦?”

素素皺了皺眉頭,繼續對張小山說道。

“夫君,我龍靈剛剛覺醒,太弱了,又給你了一部分龍氣,此時又要沉睡了,請夫君記得今日和我的約定。”

“最後,我再給你一樣我的本命寶物”

龍女張口一吐,一顆晶瑩剔透的珠子從她口中吐出,化作一道流光,嗖的一下鑽到了張小山的眼睛裡。

隨後,素素的身形徹底消散。

“素素……”

張小山想抓住素素,腳下卻是一空,隻覺得天旋地轉,彷彿從無儘高空墜落。

“啊。”

張小山大聲呼喊,猛然坐起。

他還處於祠堂牆角處。

“好離譜的夢!”

張小山嘟囔著站了起來,可是當眼神掃到白龍壁畫的時候,整個人呆住了。

壁畫上,此時隻有一些風景,白龍身形已經消失不見了。

“不,這不是夢,這都是真的。”張小山心臟砰砰砰狂跳著。

他感覺自己的身子有些油膩,低頭一看,身上有很多的黑色泥汙,臟兮兮的,還散發著一股惡臭。

“不對。”

張小山又朝著外麵看了看。

月亮已經躲在了烏雲後,此時天地間一邊黑暗,然而張小山的眼裡卻是一片透亮。不但是可以看得清道路,民居,甚至於磚瓦縫隙裡爬過的蟲子,村道上蹦跳的螞蚱都能看到。

他站在原地,目光在四處移動。

祠堂外一顆大槐樹上,幾個小麻雀正在打瞌睡,一條菜花蛇正在悄悄的靠近,我的天,就連菜花蛇的斑點張小山都看的一清二楚,大樹內部,有密密麻麻的白蟻正在啃食樹心……

“咕嚕。”

張小山又驚又喜。

“我,我的眼睛現在不但是可以透視,居然還可以遠視,夜視。”

“是因為素素剛纔離開的時候鑽到我眼睛裡的那一顆珠子?”

張小山努力的回想著剛纔的夢境,一些資訊在腦海裡越發的清晰。

浩瀚如雲煙。

“算了,太複雜了,先回家吧,慢慢研究吧。”

張小山帶著幾分興奮,朝著家裡走去。

雖然今天自己和吳小茹的婚事出現了變故,但自己得到了天大的奇遇,也算是一些安慰。

此時已經是深夜十一點,村子裡的百姓勞作了一天早就睡著了,村道上很是安靜。

張小山一邊走,一邊心想著。

“果然是知人知麵不知心,今天羅美麗說吳小茹去相親,我還在為小茹辯駁,最後居然搞得自己像是一個笑話。”

“我為了吳小茹放棄好工作,回到鄉下,想不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張小山自怨自艾著,心裡對吳小茹的多年感情此時已經打消了大半兒。

“果然不能把自己的命運交給彆人,讓自己變的強大纔是硬道理”

張小山腦海中聯想到了今天自己在保健室內為羅美麗推拿的畫麵。

隻是因為那時候自己還深愛著吳小茹,麵對羅美麗的勾引自己也是無動於衷,現在張小山不由的覺得有些可惜了。

為了吳小茹的這種女人,值得嗎?

“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拿下羅美麗。”

張小山胡思亂想著。

忽然間,寂靜的玉米地裡傳來一陣呼喊聲。

“救命,救命啊。”

“嗯?”

張小山猛然一驚,頓住步子,扭頭朝著不遠處的一大片玉米地看去,距離地壟大概十幾米左右有一大片玉米杆子在晃動。

“吳勇,你瘋了,我是你嬸子,你快放開我……”

一個女人撕心裂肺的呼喊著。

“這是羅美麗的聲音?”

“吳勇?”

這兩個人怎麼會搞到一起?

張小山急急忙忙的鑽進了玉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