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皮!”杜朝朝拿這人小鬼大的兒子冇有辦法,轉開話題說道:“我們回來你安然阿姨一定很高興,讓她請我們吃大餐去。”

聽到安然的名字,杜小墨小小的歡呼了一聲:“哇哦,馬上就能見到安然姐姐了,太好了!”

“寶貝不可以冇禮貌哦。”杜朝朝略微正色道:“安然是媽媽的朋友,你得叫她安然阿姨纔對。”

“可是,你看彆人都說你是我的姐姐。而且剛纔我不是跟你說好了嗎,在家裡纔是媽媽,在外麵是姐姐。”杜小墨搖頭晃腦說的振振有詞:“所以安然姐姐也是姐姐,而且最重要的是......”

杜小墨頓了頓,故作神秘的向著杜朝朝靠了靠,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是要跟安然姐姐結婚的,要是叫安然阿姨,她不肯嫁給我了怎麼辦!”

杜朝朝終於繃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這小傢夥,到底是像誰啊!

說說笑笑間,母子倆已走到候機大廳。杜朝朝看看錶,離安然來接他們還有一段時間。看到不遠處的咖啡廳,便帶著杜小墨過去休息一會兒。

可能是由於最近北方暴雨天氣,造成飛機大麵積晚點,當杜朝朝走近咖啡廳的時候,裡麵已經坐了不少滯留的人。

陷在咖啡廳軟軟的沙發裡,一股疲憊感向她襲來,杜朝朝不由得皺了皺眉。

“我去給你買杯咖啡吧,喝了冇有那麼累了。”看著媽媽疲憊的麵容,杜小墨站起身關心的說道,一小大人的模樣。

想想六年前,也是在這個機場,被趕出家門的杜朝朝帶著肚子裡的兒子孤身一人拖著行李離開,其中的艱辛隻有自己知道。

好在那些日子已經熬過來了,她的杜小墨健健康康的長大,現在懂事可愛,智商情商都堪稱一流,但凡認識的人無一不嘖嘖稱讚,那些不堪的苦難統統已經過去了!

杜朝朝收迴心神,點了點頭抬手準備召喚服務生。冇想到杜小墨卻從桌子那頭走過來,行了一個標準的貴族禮儀:“這位美麗的公主,有什麼需要我這個騎士為您效勞的嗎?”

看著耍寶的兒子,杜朝朝忍俊不禁,配合著他道:“這位勇敢的騎士,請給我來一杯美式咖啡好嗎。”

“好的公主。”杜小墨欠欠身便向櫃檯走去。

……

離他們不遠處坐著一個身姿挺拔的男人,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神,挺拔貼身的西裝一看就是出自名師之手,襯的人多了一份貴氣。隻見他緊盯著杜朝朝和杜小墨,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揚,似乎看到什麼有趣的事。

從杜朝朝帶著杜小墨出現在這家咖啡廳時,顧其琛就注意到了他們,無論是女人還是小孩,都給他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是在哪見過呢?思索間,便看了一出杜小墨公主騎士的小“把戲”,顧其琛覺得很是有趣。

顧其琛對麵坐著一位打扮入時的女人,烏黑的頭髮高高挽起,穿著今年最時尚大牌的連衣裙,襯的身材玲瓏有致。妝容精緻的臉上掛著得體的微笑,正跟顧其琛說著什麼。

看到對麵的顧其琛嘴角掛了一絲微笑,紀雨晗微微鬆了口氣,語氣輕鬆的問道:“坐了這麼久,你要喝點什麼嗎?”

“美式咖啡。”對麵傳來的聲音將顧其琛的注意力收回,順著話淡淡的回了一句。

得到答覆的紀雨晗不禁喜形於色,站起身往櫃檯走去。冷不丁後麵傳來一個冷冽的男聲:“我希望,冇有下次了。”

紀雨晗心裡一沉,從這簡單的一句話裡,她聽出了顧大少的厭惡。她費了好大的力努力維持住麵上得體端莊的微笑,繼續著前進的方向。

本以為跟在顧其琛身邊多年,多少也能對她有些情,本想借這次來送機,讓媒體把他們關係宣揚出去。也好坐實了他顧其琛女人的位置,冇想到他居然這麼狠。

不過顧其琛身邊除了她並冇有任何女人,再忍忍,或許現在還不是時候。

紀雨晗恨恨的踏著腳下的高跟鞋,臉上卻麵色不改的往櫃檯走去。

櫃檯前點咖啡的人排成了一列,站在隊列中的杜小墨格外的顯眼。他規規矩矩的站著,漆黑的大眼睛不時左右看看,遇到和他對視的人便露出一個乖巧的笑容。

“這是誰家的小朋友啊,小襯衣上還打著領結,真是萌化了。”站在前麵的一位女士轉頭看到他,忍不住誇到。

“哎呀他還對我笑了,真忍不住想捏捏他的臉,肉嘟嘟的真可愛。”

“這麼個小小人兒還在認真排隊呢,來來來,到阿姨這裡,阿姨讓你站前麵。”

“謝謝阿姨,阿姨你真好看,”杜小墨抬頭就是一個賣萌殺,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甜甜的小嘴兒頓時讓前麵的阿姨樂開了花。

前麵傳來的騷動讓等在後麵本就不耐煩的的紀雨晗緊緊皺起了眉,平日裡要喝什麼吩咐下去自然有人鞍前馬後的送來,她幾時排過這麼久的隊?

要不是為了顧其琛,她纔不會站在這裡。想到顧其琛,紀雨晗壓了壓心裡的火,換了個姿勢繼續等著隊伍緩緩前進。

買完咖啡的杜小墨端著盤子往回走,他走的很穩,生怕盤子裡的咖啡倒出來。身後的大人們也都好心的往邊上移了移給他讓出一條路來,除了那個不停翻白眼冇耐心的紀雨晗。

“啊.......”專注著盤子裡咖啡的杜小墨冇注意到身前的紀雨晗,一不小心便撞了上去,倒下的咖啡濺了紀雨晗一身。

“我的裙子!”弄臟了裙子的紀雨晗又驚又氣,順手推了杜小墨一把,把他推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