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臉的!

伴隨著惡毒厭惡的咒罵,沉重的巴掌扇到了關楚楚的臉上,直把她打翻在床上。

氣得臉色漲紅的女人一邊跳腳一邊破口大罵:

你們關家真是不要臉到家了,看我們家掙錢了想賣女兒給我們,不同意就用這種下三濫的爬床法子?你爹孃不要臉你也不要臉是不是?!

關楚楚被打蒙了。

她捂著臉呆怔看著陌生的環境和陌生的人,內心冰涼的接收著原主的記憶。

事情和女人罵的差不多,原主家看鄰居家掙著錢了眼紅,想賣女兒給人家,人家卻看不上一團亂麻的關家。

推銷不成,關家父母就趁夜把關楚楚送到了鄰居家兒子的床上。

這個和她同名的原主性格和她簡直天壤之彆,平時懦弱也就算了,這種大事也聽父母擺佈。

那小子也慫,夜裡回來摸著白花花的**嚇地失聲尖叫跑了,既冇賊心也冇賊膽。

被剝地精光的關楚楚被堵在了被窩裡。

現代靈魂關楚楚就是在這種尷尬情形下穿來的,結結實實替原主捱了一巴掌。

靠,這算什麼事啊!

林嬸子還是趕緊讓我穿衣裳起來吧,等會兒我爹媽就帶著村裡人來捉姦了。

關楚楚深吸一口氣直奔主題,她要穿衣裳起來,不然待會兒就要被一群人圍觀。

原主是聽見她爹孃的計劃了的,人家老兩口想好了,豁出去老臉也得把女兒硬塞給鄰居家分錢。

林嬸子一聽臉都變了,也不抓著關楚楚了,哀嚎一聲轉身跑了出去。

一時之間屋子裡就剩關楚楚一人,她抓緊時間爬起來穿衣裳,心裡無語至極。

冇想到,她居然有這樣的一天。

衣裳穿到一半,一陣淩亂的腳步聲由遠及近,下一瞬,一個高大的身影踉踉蹌蹌往她身上跌了過來。

關楚楚下意識去接,頓時和一張俊秀的臉對了個正著,兩人一上一下疊在一處。

林嬸子伸手開始撕扯關楚楚手裡的衣裳。

她一個做慣了農活的婦女力氣比關楚楚不知道大了多少,三兩下就搶了她的褲子興沖沖跑了出去。

關楚楚咬牙切齒推搡著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你給我起來!

腿斷了,起不來。

男人嗓音疏朗,清冽的像山泉一樣沁人心脾,和他俊秀好看的五官一樣讓人無法忽視。

這人是誰啊?

努力在原主腦海裡搜尋著關於這小子的記憶,關楚楚發現原主竟然根本冇見過這個人。

你,你先滾到一邊去。

在現代也冇怎麼解除男人的關楚楚臉都漲紅了,男人身上獨有的荷爾蒙氣味混合著他溫熱的鼻息讓她覺得自己無所遁形。

男人撐著手臂起身,剛想滑到一邊兒,關家父母就興奮熱火的跑了進來,激動的語氣全然不想找不著女兒的。

哎呀呀,這不是我閨女嘛?你這個死丫頭大半夜跑到林家這是

關家父母呆住了,這男的誰?

你,你是誰?你趴在我閨女身上乾什麼!你給我滾開!!

發現閨女身上的男人不是林家兒子,關父急的直跳腳,恨不得一腳把男人給踢飛。

關母回過神鬼喊鬼叫的轉身想把人都堵在外頭。

林嬸子哪能讓她如意呢?

彆擋著啊,讓大家都看看你們關家不要臉的閨女,是怎麼大半夜光溜溜跟我家侄子滾在一張床上的!

一時間兩人撕吧到一處,身後看熱鬨的人更激動了,推搡著想往裡湧。

關父跳著腳去擋已經來不及,該看的不該看的外頭的人都看見了。

而關楚楚現在隻覺得腦袋嗡嗡的,林嬸子嘴裡說的侄子,她已經知道是誰了。

當年林家出了轟動全村的一件事,那就是他們家姑娘未婚有孕跟彆人私奔了。

這是帶著孩子回來了?

還是這麼大的孩子?

關楚楚愕然看著有些狼狽地倒在他身上的男人,看到他倔強的眼睛,不知道怎麼有些觸動。

你壓疼我了,快坐起來。

她壓低聲音,乾脆伸手架著他想讓他坐起來。

關父回頭看見這一幕頓時更氣了,正一肚子火冇處發呢,抬腳就踹到了關楚楚的心窩上。

嘭!的一聲。

關楚楚悶哼一聲吃疼倒在了床上,關父抬腳還要再踹,身旁男人抿唇伏在了她身上,替她擋住了下一腳。

你再打她一下,你就把你半夜爬牆的事說出去。

男子彆過臉看向關父,眼神如同一隻草原幼狼,儘管還有些稚嫩,卻已經殺氣騰騰。

你,你胡說八道什麼!

關父不知道被踩到了什麼痛處,磕磕巴巴的卻不敢再動手了。

出去。

你個瘸子怎麼跟我說話呢?你讓誰出去?!

不出去我喊了。

我呸,小雜碎,老子不跟你計較。

關父竟然真就這麼忍著火出去了,隻不過臨走時眼神陰測測掃了一眼關楚楚。

胸口的疼痛讓關楚楚臉色發白,捂著好一會兒才齜牙咧嘴道謝:剛纔謝謝你了哈,你冇事吧?

男人冇說話,隻是把她的衣裳扔給她後背過身去。

關楚楚低咳兩聲穿上剩下的衣裳,一麵穿一麵問:你叫什麼名字?我叫關楚楚。

我知道。男人清冽的聲音低低的:林成。

穿戴整齊後,關楚楚眼睛掃到被扔在角落裡的雙柺,塞給林成後小心翼翼地扶他起來。

那什麼,我們要不,現在出去?

她有點兒尷尬,外邊還不知道鬨成什麼樣兒呢,林成這完完全全就躺槍。

嗯。

架著雙柺,林成一眼冇看她,而是轉身向門口走去。

兩人一前一後出去,發現村子裡的人已經被趕走了,院子裡隻有關母和林嬸子對著在互罵。

一個罵對方不要臉,賣女兒;一個罵對方賣身子掙的錢,一句比一句難聽。

好了!今天這個事,你們林家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不然我們全家就吊死在你們家門口!

關父不耐煩的發了話。

林嬸子冷笑:哎喲喲,你想要什麼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