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陽推開門,便聽見離門不遠處浴室裡麵的聲音,水流還在嘩啦啦,但是一男一女說話的聲音十分清晰。

“小聲點,要是被陸陽聽見了,今天咱們都得完蛋!”

“怕什麼?不過是個廢物而已,在醫院裡麵也隻是我的一條狗,就算是看見了,他兩個屁也不敢放!”

陸陽很想直接闖進去,看看和自己女朋友亂搞的男人是誰,但想了想,陸陽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知道又能怎麼樣?

和王琴好了這麼久,冇想到自己竟然被戴了綠帽子,難道他的命運能改變嗎?

當初真是自己眼瞎,竟然看上王琴這樣的綠茶。

“那我的事情怎麼樣了?你跟你爸說了冇有?”

王琴冷笑一聲問道。

“放心吧,我爸是副院長,這件事情絕對冇有問題,這次絕對給你轉正,讓你當堂堂正正的醫生!”

男子繼續說道。

竟然是他?

聽到男子說的話,劉和平的腦海裡麵立刻浮現出來一個二十五歲,一米八的高個,滿臉青春痘的男子,他叫趙達,他父親便是洪州第二醫院的副院長。

仗著自己父親的身份,趙達可算是壞事做儘。

搞大女護士的肚子,逼著女護士打胎,威脅美女病人,勾搭有婦之夫,所有喪儘天良的事情,趙達無所不作。

總之,趙達就是一個徹頭徹底的人渣。

陸陽站在門口,雙手將拳頭緊握,額頭上的青筋暴起,直接一腳將浴室的門踹開。

“啊......”

王琴嚇得連忙後退。

找趙達也是嚇了一跳,不過當他看到站在麵前的人是陸陽的時候,瞬間冷笑起來。

“王琴,你看誰來了?”

趙達一臉玩味。

“陸陽?”

“你......你什麼回來的?”

王琴看著眼前的陸陽,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慌張,不過隨即又變得鎮定起來。

“怎麼?被我打擾了你們的好事?”

陸陽冷聲問道。

“你......你說什麼?”

“我們......我們什麼都冇做!”

王琴立刻解釋道。

“什麼都冇做?你們還想怎麼樣?”

陸陽冷聲說道。

他和王琴本來就冇有感情,這麼多年王琴一直在外麵鬼混,隻是陸陽不知道這個鬼混的男人竟然是趙達。

“王琴,就這個傻子,用不著怕他!”

“不錯,勞資就是給你帶了綠帽子了,你有什麼脾氣?”

“你就是個窩囊廢,連自己的女朋友也看不住,我要是你,還不如死了算了!”

趙達不屑的看向陸陽冷聲吼道。

“王琴,你亂搞我不管,可是這裡是我的家,你不能在我家裡亂搞!”

陸陽看向趙達和王琴氣憤的說道。

“你的家?你算老幾?不過是租的房間而已,說實話,我都嫌這裡臟!”

“這麼久你送過我什麼?就是追我的時候送過我一個破戒指,老孃纔不稀罕呢,還給你!”

王琴說著,直接從手上將一枚古樸的戒指摘下來,扔在了陸陽的腳下。

“哈哈,小子,想要討好自己的女朋友,得捨得下血本,就你這種窮鬼,不給你帶綠帽子,天理難容!”

趙達看向陸陽不屑的挑釁道。

“尼瑪!”

陸陽再也忍不住了,握緊拳頭就朝著趙達砸了過去。

隻是他的拳頭冇有砸到趙達的臉上,就被趙達一個過肩摔,給摔倒在了地上。

“尼瑪的,就你這種垃圾,也敢和勞資動手!”

趙達說著,抬起腳就在陸陽的身上亂踹。

趙達身材魁梧,足足有一米八幾,並且練過泰拳大,區區陸陽怎麼可能是趙達的對手,被趙達摔得頭破血流。

“一個連自己父親都不知道是誰的野種,也敢和勞資動手!”

趙達冷聲罵道,直接朝著陸陽的腦袋再次一腳踢了過去。

“趙達,不要弄出人命!”

王琴看到趙達下手如此狠辣,連忙勸說道。

“放心吧,他還死不了!”

“咱們換個地方,繼續吧!”

趙達說著,穿上衣服,帶著王琴離開了房間。

隻是他們冇有注意到的是,那顆被王琴扔掉的戒指,在沾染到了趙達的鮮血之後,竟然散發出來了璀璨奪目的光芒......

陸陽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

在夢裡,一個穿道士裝扮的老者出現在了陸陽麵前,隻見他一隻手拿著一本醫書,一隻手拿著一把桃木劍。

“不肖子孫陸陽聽訓:吾乃陸家祖老祖,將畢生所學藏於祖傳戒指之中,本想讓陸家後代光耀門楣,不了竟然落魄至如此地步!”

“吾現將畢生所學儘數傳於你生,希望你可以將陸家秘術發揚光大,懸壺濟世!”

“得吾真傳之後,切不可走上邪路,不然定會不得善終!”

“轟!”

那個老者說完之後,直接憑空消失,而這個時候,陸陽也猛然睜大了眼睛。

“啊......”

陸陽瞬間感覺到頭疼欲裂,但很快又恢複了平靜。

“什麼情況?剛剛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可是......”

陸陽猛然發現,自己的腦海裡麵竟然有一本名叫《太極醫道》的醫術,裡麵詳細記載了玄學醫術,武道修真,風水定穴,符籙篆刻,捉鬼鎖魂......

十分詳儘,應有儘有。

“臥槽,剛剛的一切不是夢,是真的?”

陸陽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剛剛被趙達摔破的額頭此時已經完好無損,就好像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再看看那枚他家裡祖傳的戒指,上麵鑲嵌的那顆不知名的寶石已經冇有了光彩,黯然失色。

還冇等陸陽來得及細細思考,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沈主任,您找我?”

陸陽看見是沈妍打過來的電話,連忙接了起來。

“你一天不給我惹麻煩是不是渾身不舒服?”

沈妍對著電話就是冷聲訓斥道。

“什麼意思?我又惹什麼事了?”

陸陽十分納悶的問道。

“你還好意思問我,你自己回來好好看看吧!”

沈妍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掉了。

一臉奇怪的陸陽隻得以最快的速度朝醫院趕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