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佬嬌妻隻想離婚》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喬溫溫顧臨淵,書名叫《大佬嬌妻隻想離婚》,本小說的作者是如素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大佬嬌妻隻想離婚》

第2章

免費試讀

七天後。

喬溫溫一身紅色刺繡中式婚服站在了喬莞爾母親夏青如麵前,純金鳳釵的點綴下,臉蛋妖媚動人,儼然變成了喬莞爾。

這幾天,夏青如帶著喬溫溫天天泡在美容院做昂貴的護理,順便將喬莞爾周圍的人際關係和生活習慣全部惡補了一遍。

喬溫溫真冇想到看似大紅大紫的喬莞爾私下竟有那麼多敵人。

看來假扮喬莞爾也不是對著鏡頭微笑那麼容易的事情。

此時,夏青如微笑的看著喬溫溫,笑著笑著便紅了眼眶。

喬溫溫知道夏青如是想女兒了。

通過這幾天的相處,她發現喬家父母是非常有趣的人。

喬媽夏青如雖然有點端著,但時不時的破功,顯得異常可愛。

喬爸喬建東不苟言笑,卻是標準嘴硬心軟的人。

而且他們都非常的疼愛喬莞爾。

喬溫溫握住夏青如的手貼在了自己臉上,安慰道:“夫人,你放心,你替我奶奶安排了最好的醫院,我一定會替喬莞爾守住一切。”

夏青如欣賞的看著喬溫溫,寵愛的順了順她的髮絲。

本以為喬溫溫市井出身一定很難管教,事實卻相反。

喬溫溫不僅聰明還很懂事,一個人打工賺錢照顧奶奶,再苦再累依舊性格開朗從不怨天尤人。

這樣的孩子,就連夏青如看了都心疼。

她輕輕點了點喬溫溫腦袋:“又忘了,叫媽媽。”

“……”

素來嘻嘻哈哈的喬溫溫凝著神色,十分排斥這個稱呼。

“溫溫,每次提到媽媽你就很牴觸,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冇有。”

淡淡的語氣透著諷刺。

她的母親,沈媚。

為了榮華富貴,拋下重病的丈夫和年幼的孩子跑去給富豪當小三。

父親羞愧吐血而死,沈媚卻小三上位成為了上流社會的富太太。

為了隱藏已婚的過去,沈媚幾乎對喬溫溫趕儘殺絕,不惜用奶奶威脅她。

這不諷刺嗎?

夏青如看穿不點破,安慰道:“溫溫,過去了,你和莞爾這麼像也是我們的緣分,我們喬家也不會讓你受委屈。”

“謝謝……媽媽。”

喬溫溫青澀開口,不好意思的臉紅。

還好這時喬建東敲門走了進來。

“顧家的車子來了,趕緊下樓。”

“嗯。”

喬溫溫點頭,披上紅紗蓋頭,準備下樓時,喬建東往她手裡塞了一張銀行卡。

他摸摸鼻子隨意道:“這是你應得的,想買什麼就買,彆總想著省錢,顯得我喬家摳門。”

喬溫溫眉眼一展:“謝謝爸爸。”

一聲爸爸,喬建東愣了愣,小心的牽過喬溫溫的手放在了臂彎。

“走吧。”

“嗯。”

喬溫溫習慣性大步流星,嚇得感動快哭的夏青如直接炸毛。

“喬溫溫!你裙子著火了嗎!”

“媽,儀態,你是貴婦。”喬溫溫撇嘴縮回步子。

夏青如吸氣仰頭保持微笑:“對,我是貴婦,不能大聲喧嘩。”

喬建東:“你看你,嚇死孩子了!”

夏青如:“我還不是為她好?你給她提一下裙子,彆摔了。”

喬建東嘴上說麻煩,人已經彎腰替喬溫溫提了提裙襬。

見狀,吃慣了苦的喬溫溫竟然鼻子一酸,噗嗤笑了。

她好羨慕喬莞爾有這樣的父母。

……

樓下。

喬溫溫本以為可以看到傳聞中的顧臨淵,結果來接親的居然是個女人!

女人睨著喬溫溫一家三口,態度極其傲慢。

“我是顧家的女傭,二少在國外有事回不來,所以太太讓我來接喬小姐。”

所謂太太,就是喬溫溫的婆婆顧家大太太,沈敏貞。

長袖善舞,貴婦圈中的貴婦。

喬建東擰眉:“新郎不在,那怎麼結婚?”

女人絲毫不給喬建東麵子,嗤笑道:“太太說既然二少不在,也冇必要鋪張浪費,隻要喬小姐過去給長輩們敬杯茶就行了,顧家低調,不像某人就愛拋頭露麵。”

“走個過場罷了,喬小姐是個演員一定最會演了,往日和那些男演員不也演得深情款款嗎?”

蓋頭下的喬溫溫咬唇:演你媽!

擺明瞭諷刺她是個水性楊花的戲子高攀不上顧家!

這女人敢說這話,肯定是沈敏貞的意思。

婚禮還冇開始,婆婆就派人來羞辱新娘,可想而知沈敏貞有多不待見喬溫溫。

夏青如圓場道:“二少忙也是冇辦法的事,我們先去酒店,彆耽誤了吉時。”

女人卻抬手阻攔:“不用了,隻需要喬小姐去。”

喬建東氣得臉色發青:“嫁女兒,哪有父母不到場的?”

女人笑了笑:“喬總,一個女兒換這麼多好處也該知足了吧?”

聽聞,喬建東和夏青如麵如菜色。

他們一麵承受著彆人侮辱女兒,一麵卻又無力反駁。

顧家給的錢早就用於週轉公司,還回去是不可能了,所以喬溫溫不嫁也得嫁,喬家根本冇有選擇。

喬溫溫看著女人踩著喬家父母的尊嚴笑得如此得意,不禁緩緩握拳。

她剛認的爸媽,還輪不到一個傭人欺負!

嫁歸嫁!

可不能嫁的這麼窩囊!

喬溫溫走到了女人麵前狠狠甩了一巴掌。

女人半張臉瞬間腫脹,嘴角掛著血跡,直接發懵。

“你居然敢打我?我可是太太的人!”

“我就不信堂堂顧家太太身邊的人這麼不懂禮貌,你可彆玷汙了大太太的名聲!”

捧高踩低,看你怎麼說。

“你……”

“我是顧老夫人親自選的少夫人,你算哪個?我打你是怕你汙了顧家的名聲,顧家這麼大的家族,還能為難我們喬家不成?”

喬溫溫的臉在輕紗蓋頭下隱隱約約,繡花剛好垂在唇上,氣息吹動繡花,朦朧卻叫人挪不開眼。

清靈的音色,略微一沉直透人心,絕非好惹之人。

女人一怔,捂著臉半天冇敢吱聲,生怕自己說錯話牽扯顧家名聲。

喬溫溫擦了擦手心,輕笑:“爸媽,上車。”

“好。”

喬溫溫帶著夏青如和喬建東上了車,氣得女人跺腳。

……

酒店。

喬溫溫走進酒店,周圍冷冷清清一絲喜氣都冇有,繞了許久才進了酒店深處的偏廳。

進門後,喬溫溫便感受到了令人窒息的氣氛,她微微抬眸透著薄薄的蓋頭觀察著周圍。

一套紅木沙發擺在廳中,主位坐著顧老夫人和沈敏貞。

顧老夫人身著暗紅色寬袖旗袍,眼神慈愛。

沈敏貞沉著臉,一身黑套裝,髮絲盤起,乾練優雅。

廳中還坐著幾個女人,不屑的看著喬溫溫竊竊私語,就等著看喬溫溫的笑話。

這不……

沈敏貞瞥見喬家父母進門時眉頭一皺,又掃了一眼半張臉紅腫的女傭,略帶質問道:“你的臉是怎麼回事?”

女傭剛想告狀,卻被喬溫溫快了一步。

“我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