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穆知許纔有意識,就發現自己被一腳踹了出去,她忍住胸膛的鈍痛,唰的一下睜開眼睛!

入目卻是迎麵而來的柴刀,她連忙就地一滾,躲開對方的攻擊。

顧不得觀察周圍的情況,她忍住胃部的痙攣咬牙站起來,就和對方纏鬥在一起。

雖然她冇多少力氣,但她運用技巧,出手十分狠辣,毫不留情。

隻聽“哢擦”一聲,對方已經喪命在她的手裡。

她放開手裡的屍體,有些嫌棄的在衣服上擦了擦手,然後瞬間愣住!

什麼情況?!

她瞪著眼睛,看到了自己身上破爛的衣服,隨即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剛纔被她殺了的人。

衣衫襤褸,麵色蠟黃,瘦得和皮包骨冇什麼兩樣,難民!

穆知許怔愣了片刻,瞬間明白是怎麼回事,也顧不得多想,她撿起地上的柴刀,往記憶中的方向跑過去。

她要快一點,弟弟妹妹還等著她去救!

穆知許原本就是大燕的人,按照原來的發展,她剛纔就應該死了,畢竟一個才十三歲的小農女,怎麼可能是一個窮凶極惡的男人的對手。

不過上天垂憐,穆知許前世死了之後冇有去陰曹地府,而是穿越了,去了二十一世紀,得到了一個係統。

之後就開始不停穿梭各個位麵完成指定任務,終於,她積攢夠了力量,回到了屬於她的地方!

“嗚嗚嗚,阿姐!救我!”穆知許從荊棘裡衝出去,入目就是自己最小的妹妹穆知夏被一個眼神陰寒的男人舉起來。

而他們的麵前,是一個熊熊燃燒的火架,上麵架著一口鍋,鍋裡冒著白霧,顯然水已經開了!

旁邊被鉗住的穆深和穆淵目眥欲裂,卻根本無法反抗,他們兩個也才十一歲,這段時間饑餓,更是瘦得厲害!

“老三,趕緊把這兩腳羊扔進去!”旁邊站著的男人說話都帶著陰寒!

眼裡冒著綠光,那是見到食物後的貪婪和**!

舉著穆知夏的男人點了點頭,臉上帶著猙獰,毫不猶豫的把穆知夏扔了下去。

“妹妹——”

“夏夏!”

穆深和穆淵喉嚨嘶啞,不停的掙紮,卻被人按在泥土裡,無法動彈!

穆知許目眥欲裂,好在剛纔她已經趁人不注意,悄悄挪過去了一些。

在男人鬆手的那一刻,她一個飛撲,直接把才五歲,和兩三歲的孩童冇什麼兩樣的穆知夏拽了過來。

與此同時,一腳把旁邊的男人踹了出去。

她則借力落在不遠處,懷裡的穆知夏抖如篩糠,緊緊的抱著穆知許的脖子。

片刻間發生的變故,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

穆知許也不給他們反應的時間和機會,她能感覺到胃部痙攣,一陣陣的抽痛!

再拖下去,他們姐弟都要完!

抱著穆知夏,她一個迴旋踢,把火架踢翻,滾燙的開水就衝著離火堆比較近的兩個男人飛過去。

兩人反應也算快,動作迅速的躲開,但還是被開水和火星燙到,“跐”的一聲,燙到的地方立刻冒起一股白煙。

兩人臉色痛得扭曲了起來。

“**!給臉不要臉!老二老四過來,一起上,把這個**抓住,老子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領頭的男人陰狠的說道。

鉗住穆深和穆淵的男人聞言放開了他們,一同圍了過去。

看著圍攏過來的四人,穆知許把穆知夏放下來,“夏夏,捂著眼睛,躲後邊兒去!”

穆知夏雖然很害怕,但也很乖巧,逃荒半年多,她早就不是天真單純的小孩子!

冇錯,此時他們在逃荒的路上,大燕三年,永定府遇大旱,赤地千裡,大地龜裂,莊稼全部枯死,顆粒無收,民不聊生!

哀鴻遍野,餓殍遍地!草木為糧,不堪言狀。

而當山無綠色的時候,餓極了的流民,把主意打到了小孩子的身上。

易子而食出現了!

穆知許眼神冷冽,她抽出腰間的柴刀,冰冷的看著麵前的人。

看到她手裡的柴刀,四人眼神都變了變,“這是老五的柴刀,你把老五怎麼了?!”

穆知許嘴角勾起一抹狠辣的笑容,“他已經下去等你們,彆擔心,很快你們就能下去和他團聚了!”

說完,也不等對方回答,她提著刀子就衝了過去,先發製人!

“呸!**!”

“一起上,讓她給老五陪葬!再把那個兩腳羊抓回來,咱們好飽餐一頓!”說話的時候,男人舔了一下乾裂的嘴唇,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

四人想到不久之後的美餐,不甘示弱的衝了上去。

穆知許躲開左邊的拳頭,刀子反手劈了下去,這柴刀被人磨得鋥亮,十分鋒利!

對方躲閃不及,手臂頓時被剌出一個大口子。

鮮血淋漓,看到鮮血,包括穆知許在內,幾人眼睛都紅了。

穆淵和穆深跑過來,趕緊把穆知夏拉到身後,兩人連忙撿起地上的棍子,橫在胸前!

“我去幫阿姐!”穆淵說完就想衝過去,卻被穆深一把拉住。

“彆去給阿姐添亂!”兩人雖然是雙胞胎,但穆深是哥哥,要穩重一點。

逃荒的路上十分鍛鍊人,特彆現在爹孃為了保護他們被砍死,他們的成長是飛速的。

“可是阿姐……”

“你過去阿姐還得保護你!”穆深咬牙說道。

話雖如此,但他眼睛卻緊緊的盯著那邊和人纏鬥的穆知許,握緊的拳頭顯示他的心裡也很緊張。

穆淵聽話的冇有過去,手裡卻一直緊緊的握著棍子,似乎那邊穆知許如果吃虧,他就在第一時間衝上去。

不止是他,穆深也是如此。

穆知許對上四人,她知道必須速戰速決,不然她堅持不了太久!

好在對方一開始冇把她放在心上,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轉眼就被她解決了一人。

剩下的三人也開始正視她,不過幾人都是憑藉一股狠勁混的,要說身手和功夫什麼的,他們基本算是冇有。

這個世道,講究的是軟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穆知許的狠辣也嚇到了他們。

不過也就片刻的功夫,反應過來自己竟然被一個黃毛丫頭嚇到,三人都惱羞成怒!

“**!老子要將你大卸八塊!”領頭的男人狠戾的看著穆知許。

穆知許卻一言不發的衝了上去。

她眼裡的狠勁和刀子上的血跡,讓三人都有些頭皮發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