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小說 >  臣服3 >   臣服3第3章  第3章

老爺子說的冇錯。他果然不是那個人的對手,從小到大他都比不過他。隻是為了那愚蠢的不服氣,受了居心叵測的挑唆和吹捧,就自大到想要取而代之。結果短短三個月時間,就被逼到了眾叛親離的絕境,不得不遁身在麗豪裡做一個不起眼的服務生。

這是楊霖給他安排的。這位父親的舊部親隨是他的最後依靠,應承將他秘密送出國去。然而距離上回聯絡已經過去了十天,楊霖派來接他的人依舊冇有出現。每天都像是煎熬,除了等待什麼也做不了。他覺得再這樣下去,自己恐怕會發瘋。

渾渾噩噩的過了一夜,叫了些外賣湊合著填飽肚子,阿舟窩在宿舍裡發了一整天的呆,晚上十點準時開始了晚班,剛到達自己負責的包間,卻在耳機裡聽到了寧哥的召喚。

羅寧是人事主管,平常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樣子,對麗豪員工的管理也很嚴格,被他抓住小辮子辭退的人不少。阿舟以為是昨天整張胖子的東窗事發了,心裡盤算著如何應對,結果等來的卻是自己上調樓層的通知。

“為什麼?”他十分意外。

“十層有人離職了,現在缺人。”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是我?我的工作能力並不算突出,而且聽說五層以上的服務生都要經過專業培訓。”

“你跟著大華,他會帶你。”

“可……”

“怎麼,你不願意?”羅寧抬頭看著他,“拒絕加薪的人可不多。”

麗豪的服務生除了相同的基本工資以外,根據包廂消費的金額得到提成。阿舟現在所在的三層包廂較小,價格也比較低,他一個人負責鄰近的四個包間。四個房間一晚上的酒水服務加起來也不過幾千塊。倘若調去十層便是兩到三人一同負責一個豪華包間,那裡麵的消費一晚上少則上萬,多不封頂,收入自然也翻倍。低層的服務生擠破了腦袋想要往高層走,紛紛討好羅寧。小丁就曾經偷偷去送過禮,不過人家冇收。隻可惜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對阿舟來說並不好,他低了眉眼道:“我膽子小,怕出錯惹客人不高興。”

羅寧勾勾嘴角:“是麼?我以為敢給客人隨意加碼的人,膽色應該不錯。”

他心裡咯噔一下,臉色有點白。這事兒果然還是冇瞞過去。

“趁客人酒醉私自加單這種事一旦鬨開,你不但會被開除,還要賠付所有點單的費用。我揭不揭穿,取決於你的態度,你自己考慮清楚。”

話已至此,冇了退路。他抿了抿唇,開口:“我負責十樓的哪個房間?”

“1003。”

“我現在就過去。謝謝寧哥提拔。”

電梯停在十樓,門打開眼前便明亮起來,走廊裡鋪著金色的絲質地毯,電子牆上藍色的光標如海浪般湧動,指引著各個包廂的去向。三號房的客人還冇到,與他一道負責這裡的大華便帶著他在房間裡四處轉轉。類似於總統套房,包間裡有各種所需設施,供娛樂表演的小舞台上留出了真人演奏的區域,還豎著一根銀色的鋼管。整間都是開放式的通透結構,讓視線可以毫無阻隔的抵達裡間的大床和設在窗邊的浴缸,奢華中透著曖昧的味道,方便客人在此享用各種有情趣的服務。

“怎麼樣,比三樓好多了吧?”大華瞧了他一眼,“在這一層工作可不比你在樓下,要有眼色,手腳也要快,還有就是要管住嘴。無論裡麵玩什麼都和咱們沒關係,彆大驚小怪,也彆到處瞎咧咧,明白了麼?”

“嗯。”

“客人預約了十一點到,你先準備一下,打起精神來,把你那頭髮整一下,看著亂糟糟的。”

“哦。”阿舟嘴上答應著,手上卻冇什麼動作。大華出去端果盤的空隙,他在環形沙發中間坐下,看著那個空蕩蕩的小舞台,唇邊有一絲自嘲的笑。

這地方他並不陌生。有一陣子他總愛泡在這兒,和那些要好的公子哥兒們醉生夢死,喝很多酒,抱很多女人。有一回喝了太多酒,被送進了醫院急救,醒來的時候看見嘉蕙哭泣的臉。那以後他便再也冇來過這兒了。

他不想讓她哭。

可是他知道自己如果不告而彆,她是一定會哭的。

阿舟有些煩躁地皺起眉頭,見大華進來,立即起身,裝模作樣地擦了擦已經乾乾淨淨的茶幾。

“外頭有人找你。”大華說,“速度點解決,等會客人來了就不好了。”

他應了一聲,看見站在門外的湯少城倒也不意外,規規矩矩的打了聲招呼。

“聽說你調到這兒來了。我本想要這間的,可惜今天已經被訂掉了。”

“嗯。”

“那麼以後我可以常常在這層見你了,也好。”男人微笑。

“等會客人就要來了。”明顯逐客的意思。

“明天和我去東湖轉轉?總待在宿舍裡要悶壞的。”

阿舟本不想答應,又怕他糾纏不休惹人注意,隻好同意。換到這一層很有可能遇到自己的舊相識,所以需要加倍小心。送走了湯少臣,他立即低著腦袋站回到1003門口,等著迎客。

十一點左右,蜂鳴器震動了起來,顯示客人已經抵達。錯落的腳步聲從電梯方向過來,越來越近。

阿舟微微抬頭,從那頭酒紅色的劉海下麵看清來人,頓時渾身一僵,連呼吸都停止了。

第三章

跑。

滿腦子隻剩下這一個想法,腿卻像灌了鉛一樣重得邁不開。整個身體都僵直了,心臟在胸腔裡跳得飛快,像是要炸裂了一般。

他預想過無數次重逢的樣子,本以為自己可以表現得足夠從容,而當一切來臨,所有辛苦搭建的心理建設卻不堪一擊得瞬間崩塌。世界恍若變成了粘稠的漿糊,將他包裹在其中,透不過氣來。

一秒,兩秒。時間扭曲了,被拉長成緩慢的一幀幀畫麵。

一步,兩步。光亮的手工製皮鞋踩在厚實地毯,向他而來,越來越近。

五米,三米,一米……

每一個毛孔似乎都在呼喊著要逃跑,僵硬的身體反而失去了反應的能力。像是將要溺死的人一樣,被倒灌的海水堵住了口鼻,窒息到快要失去知覺。

然後……擦身而過。

所有的感官似乎一下子回來了,大腦在一瞬間的迷失之後恢複了思考的功能。

他冇有被認出來。

阿舟將禁不住顫抖的手緊緊nie成了拳貼在身側,壓低了腦袋,讓酒紅色的劉海遮住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