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晚飯是家裡請的專業五星級廚子做的,所以味道極好,也稍顯奢侈。

她一個人吃飯,竟然擺了滿滿的一桌。

“那個...管家,你確定隻有我一個人用晚飯嗎?”

顧崢看著滿桌子的美食,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是的,夫人,這是您這一個人的晚飯。”管家站在邊上,笑著對她說道。

顧家說不上是豪門,可也是小康之家,顧崢從小就被爺爺教育要珍惜食物,不要隨意浪費。所以,聽見管家肯定的回答後,她還是輕微的皺了皺秀氣的眉頭。

“以後若是隻有我一個人用飯,不需要做這麼多的。”

她抬起來,笑盈盈的看著管家說道,然後看了看桌上的食物,挑了兩樣自己愛吃的放在了跟前。

“剩下這些我都冇有碰過,你們今天也挺辛苦,都拿下去給大家吃吧!”

管家略微詫異的看了她一眼,卻也什麼都冇說,隻按照她的意思,將剩下的菜肴都撤了下去。

顧崢這才鬆了口氣,心情極為舒暢的享受起麵前的美食來。

顧崢吃飯很慢,一頓簡短的晚飯,她居然一個人吃了一個小時才吃完。

用完晚飯後,她一個人在外麵院子裡散著步。

路景淮的這棟彆墅位於北城最高階的一座彆墅群中,離市中心很近,但是隔著一條護城河,相對來說也算是較為安靜的。整個彆墅區都冇有什麼人,她站在院子裡不斷的踱著步,想著自己這個有些奇妙的婚姻。

她都已經住進了這個新家了,可是男主人到現在她都冇有見著。

這麼想著,她突然靈機一動,喊來了管家。

“夫人,您找我?”管家依舊是那副溫和的樣子。

“那個,我...我想瞭解一下路...先生...你方便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嗎?”顧崢說這話的時候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當然可以,夫人想知道關於哪方麵的?”管家目光溫和的看著眼前溫婉的女子。

“嗯...你有他的照片嗎?”顧崢想了想,問道。

“夫人竟還冇有見過先生嗎?”

管家有些詫異的看著她。他在一個月前就收到了老宅的訊息,說是讓他準備準備,這裡馬上會有一位女主人住進來,他不清楚具體情況,但是冇想到這對新婚夫妻連麵都還冇見過。

路景淮在家裡的時候鮮少說話,管家也不便過問這些私事,他不喜歡下人多嘴。

顧崢知道這也許聽起來是有點讓人不可置信,但卻也是事實啊!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總不能告訴他,她一開始就認錯了人吧?那才丟人丟大發了!

管家看出了她的窘迫,卻也不拆穿,隻細心的對她說道:“夫人請稍等!”

隨後便又進去屋子裡了。

顧崢走到流水景觀旁邊的一處木平台上的藤椅上坐了下來。

不一會兒,管家便從屋子裡出來了,步履稍快的朝她走來。

“夫人,先生不喜歡拍照,原本還有幾張以前的老照片,也不知道被放到哪裡去了,我找了一圈竟冇有找到,讓您失望了!”

管家帶著歉意的看著她說道。

“這樣啊...沒關係的!那你和我說說他的性格吧?”顧崢心裡有點小小的失落,但是很快又揚起了笑臉,溫和的和管家說道。

“先生人很好的,隻是話有些少,您日後和他相處了就知道了。”管家笑著說道。

顧崢他是知道的,顧家和路家從小的親事他也是知曉的,隻是冇想到會是路景淮娶了這個顧小姐。他剛開始接到老宅訊息的時候,也是有些擔心的,畢竟以路景淮的性子,他真的想象不出來該娶個什麼樣的夫人才配得了他,如今管家看見顧崢言談舉止間皆是一派溫和有禮的模樣,心裡也放下心來,這個顧小姐,確實是個不錯的姑娘!

所以,他纔會誠心的和她說了這麼一句話,他希望她能好好待那個總是一臉冷厲的男子。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管家。日後若是我有什麼冇有做到的地方,還望你提醒我一下。”

顧崢笑著點了點頭,聽見管家的話,她就知道眼前這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是一個善良的人,雖然她現在還冇有見過路景淮,但想來應該也不會太難相處吧!

“夫人您過謙了,您以後就是這裡的女主人,冇有人會說您不好的。”管家眼神溫和的看著麵前氣質溫雅的女子,謙卑的說道,“若是您冇有什麼吩咐,我就先下去了。”

“嗯,好,辛苦了。”

顧崢笑著頷首。

她一個人又在院子裡坐了一會兒,才起身進去房子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