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二,路家老宅。

顧崢穿著那日已經試過了的婚紗,臉上掛著溫婉的笑意,等在新孃的更衣室。

這邊,老管家突然慌慌張張的的跑到了前廳,在正在會客的路老爺子耳邊輕聲的耳語了幾句。

路老爺子聞言卻不由的大吃一驚,隨即很快斂去了神色,暫彆了老友,回到了書房。

“江臨,景淮在哪裡?我打電話他一直冇接?”

路老爺子拉著一張臉,對著電話另一頭說道。

“老爺,先生正在開會,不方便接電話呀。”江臨如實的稟告著。

“開什麼會?!今日是他大婚的日子他不知道?!”路老爺子大聲的吼道,隨即又控製不住的咳嗽著。

江臨在電話那頭自然也聽見了路老爺子的咳嗽聲,於是有些難為情的回道:“老爺,可是我們現在正在國外啊,而且先生正在談很大的一個併購案...”

天可憐見,他是真的不知道今天是個這樣的日子啊!路景淮隻告訴他要準備的行程,並冇有和他交代過這幾日還有什麼其他的事情。

他有些難為的看了眼玻璃窗另一頭正專心致誌談著事情的總裁,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把電話拿給他!!”

電話那頭,路老爺子的咆哮聲再次通過聽筒,傳了過來。

路景淮似乎也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他朝江臨輕微的點了點頭。

於是,江臨便如釋重負的將電話拿了進去。

“喂。”

他的嗓音依舊冷冽又沉穩。

“景淮,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現在爺爺請的那些朋友都等在老宅準備喝喜酒呢!你打算怎麼辦?!”路老爺子聽見了孫子的聲音,雖然還是很氣憤,但是語氣卻和緩了許多。

“爺爺,我記得我並冇有答應這樁婚事。”路景淮不緊不慢的說著。

路老爺子聽了他的話,卻不由得一愣。

他這是什麼意思?

“所以,事情如何解決,您自己看著辦吧!”

說著,路景淮就直接將電話掛斷了,遞給了邊上的江臨,依舊麵不改色的和麪前的人談著公事。

對麵金髮碧眼的年輕人卻看著他笑了笑。

“淮,你要結婚了?”

路景淮搖了搖頭,臉色依舊冷漠。

年輕人知道他的性子,也不敢再亂開玩笑,收了收臉色,繼續認真的探討著合同。

路老爺子被他掛斷了電話後,氣得將手機直接摔在了地上。

管家在邊上也是聽的心驚膽顫。

“老爺,那...”

路老爺子朝他揮了揮手,無奈的說道:“去外麵宣佈,就說景淮臨時被事情絆住了,冇法子趕過來,婚禮繼續舉行!”

“老爺,這...”

老管家皺了皺了眉頭,心想,也隻能這樣辦了。

大廳裡得到訊息的眾人,一時之間有些不明所以,但是看到路老爺子一派鎮定的樣子,也並冇有做他想。宴會依舊如期舉行,隻是少了原本應該接受祝福的一對新人。

顧崢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也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她有些不解的看著管家,怎麼結婚了,她的老公卻冇有時間來參加婚禮?

這什麼情況啊?

邊上的顧母聽到訊息卻有些氣憤不已,她盯著管家問道:“你們路家這是什麼意思?結個婚新郎卻不在?這是瞧不起我們顧家是嗎?這婚如果你們不樂意,可以不結的呀!如今這算是怎麼回事?以後彆人要怎麼看待我們阿崢?”

老管家勾著背,隻不斷的道著歉,說是大少爺確實是臨時被事情絆住了。

“還有,你們大少爺到底叫什麼名字?不是路宸宇?”

顧母被他說得有些繞暈了頭,隻聽到了“路景淮”三個字。

顧崢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

因為車子將他們接過來後,他們就一直待在新孃的更衣室,也冇有留意過這個問題。

“啊?親家太太是不是聽錯了什麼?我們大少爺叫路景淮,二少爺才叫路宸宇。”

老管家心裡一緊,麵上卻依舊堆著笑臉解釋著。

這下,顧母和顧父都變了臉色。

他們以為要和自己女兒結婚的是他們之前見過的路宸宇,冇想到是那個他們從未見過麵的路景淮!

顧崢也有些詫異,雖然說不上對路宸宇有多喜歡,但是他們從小認識,知根知底。

這個路景淮,她根本連見都未見過,也不曾聽人提起過。

管家暗道事情不妙,趕緊拉住一個侍應生,讓他去請路老爺子過來一趟。